• 分享

    真实故事||我嫁了有虎牙的烟台男人,怀孕时,终于撕下了身体的遮羞布。

    2022-06-27  猪小浅   |  转藏
       

    一个写真  实  故  事的公众号

    / 每 天 8:40 与 你 相 约 /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真实故事推荐 :我是浙江的千金大小姐,3个儿子死了两个,其中有个死于偷女人内衣。

    跟着我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2020年,我和宋良文的孩子出生了。

    很可爱的小男孩,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像他爸。

    原本是很开心的事,可慢慢的,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手上和脚上的指甲开始灰暗坏死。发了一次高烧之后,全身的关节开始疼痛。

    我默默忍着,不敢告诉任何人。

    可是几个月之后,我的脚后跟也开始痛了。

    慢慢地,忍不了了,走不了路。再也瞒不住自己身上的病了。

    晚上,宋良文对我说,我看你不太对劲儿啊,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我用力地咬着下唇,抵住心里的难过。

    宋良文更急了,追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说,对不起,我有个治不好的病,结婚前没告诉你。

    02

    我生在一个很幸福的三口之家。

    那是黑龙江省的一座十八线重工老城。

    爷爷工人出身,家里有六个孩子。

    我爸排行老三。我妈家里和我爸差不多,四个孩子,她是老大。

    我爸子承父业,中学毕业就进厂工作。

    八十年代末,和我妈自由恋爱,结了婚。1991年生下了我。

    工人家庭没什么钱,但那时候人与人之间,有种守望相助的温暖。

    我妈是很传统贤惠的女人,生了我之后就不上班了。每天围着我转。

    就算我半夜说饿了,她也会起来给我做吃的。

    我们这边没有重男轻女的风气,我爸也很宝贝我。

    不上班的时候,他走哪儿都要把我带上。不论是找朋友喝酒,还是去亲戚家串门。

    我就是他的小尾巴。

    可能老天觉得我的童年太幸福了吧,他开始给我的人生添堵了。

    03

    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胳膊上起了许多红色的小包。

    起初没太在意,去医院看了,说是水痘,小孩子都会得一次。

    可回来用药很久都不见好转。

    没办法,又去医院检查,这才确诊是银屑病,俗称牛皮癣。

    是根本没法根除的皮肤病。

    找不到病因,只能不停地涂药,吃药,缓解病状。

    然而那些常规的西药,渐渐不起作用了,我身上患病的面积越来越大,不只手臂,小腿,后背,都开始长大片红疹,出现白色的死皮。

    爸妈带着我四处寻医问药,可疗效甚微。

    我大姑和奶奶开始求大仙了,用了许多古怪的方法,跳过大神,涂过蛇血、石灰水,还喝过路边送死人的纸钱灰……

    三四年级的时候,我脸上的皮肤和头皮也开始变化了,我不得不剃光了头发。

    可以想象的是,在学校,受尽同学的嘲笑。那时候,真是自卑得不行。

    夏天,是最难熬的日子。

    天气热起来,身上痒得难受,不能晒太阳,不能吃冰的。

    穿着小裤头,擦了药。一个人光溜溜地躺在床上,想念着曾经自由自在的暑假。

    04

    后来,还是爷爷在广播里听说一种中药,爸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带我去治疗。

    记得是很苦的中药汤。

    但没想到真的管用了,我身上的红疹一点点的褪下去,皮肤上的银屑也开始平复。

    折磨了我数年的顽疾,终于开始好转了。

    然而,我们家没有开心多久,就陷入了新的忧愁。

    二十一世纪初,东北大批的工厂改制倒闭,终于轮到我爸了。

    其实论技术和能力,他是不用下岗的。

    可我爸是那种勤恳工作,不会搞关系的人。下岗名单一出来,他就被气病了。

    开始的时候,说是肩膀疼,以为是受风了,天天去拔火罐。

    没想到,有一天,突然出事了。

    那时我正读六年级,周二,我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

    刚走到二楼,就遇到了爷爷。

    他看见我焦急地说,你赶紧上去,你爸不行了。

    起初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跑到家门口,看见我爸被人抬出来。

    医院离我家很近,穿过一个市场就到了,我一边哭一边跟着走。

    许是天意吧。

    懵懵懂懂中,我送了我爸人生的最后一程。

    我妈大哭,医生摇头,家人叹气……

    一切塞在我12岁那年的记忆里,像一场不真切,却又摆脱不掉的噩梦。

    05

    我妈后来告诉我,我爸那天回来得很急。

    说是心口疼,吃了止痛药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口吐白沫了。

    医生说是心脏脱落。平时健健康康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那时我只是为爸爸的突然离世感到悲痛,却没意识到,随着我爸的离开,我的生活也将会发生不可知的改变。

    因为有些人,会在无法接受的变故面前,试图找些怪神乱力来开释心中的郁结。

    比如,我奶奶和我大姑。

    曾经她们对我们一家非常好,天天都在一起吃饭。

    可我爸正值壮年走得这么突然,她们接受不了。后来她们在大仙那里问到了原因。

    大仙说,我妈八字不好,才克死了我爸。

    可笑吗?

    然而当这个可笑的理由落在我妈头上,就变成了没有终点的苦日子。

    06

    从前和善的奶奶开始刁难我妈了。

    不论我妈做什么,她都要故意找茬。

    我妈帮她铺床,她说我妈故意摔枕头。

    家族聚会,我妈做饭。她指着我妈说心不好,菜做这么咸,想让她高血压,心脏病。害死我爸不够,还要害死她。

    我妈气得躲在厨房嚎啕大哭,然后再进来伺候一家人。

    那时候,我妈没有正式的工作,为了供我上学,她只能每天凌晨两点起来,批发上菜,到很远的集市上去卖,晚上忙到十点多才能睡觉。

    刚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家拿不出学费了。

    我妈就偷偷去找校长,说我家的处境,请求减免学费。

    可班主任知道了,并不同情我,反倒当着全班的面羞辱我。

    因为当时的我身上的病,并没有完全好。

    头发有永远洗不干净的皮屑,手臂上,仍留着大片的红色印记。

    她看我,总带着厌嫌的目光。

    我平时穿的,都是亲戚退下来的旧衣服。

    有一天,我妈卖菜多赚了点,回家的时候,就给我买了双新鞋。

    原本我特别高兴。可我的班主任看见了,把我叫到教室前,阴阳怪气地问,谁给你买的,衣服也是新买的吗,不是没钱吗?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的屈辱,在全班异样的眼神中,难过而刺痛。

    07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病终于痊愈了。

    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

    曾经我爸是这个家最得宠的儿子,我在心里想替他争口气。

    2010年,高中毕业,我考到北京的大学。

    升学宴,我举杯感谢爷爷奶奶一家对我的帮助。

    奶奶的眼里,对我终于有了一点曾经的赞许与宠爱,让我感动得想哭。

    可如今回想起那一天,有些可笑了。

    因为成人之后,我才发觉,我和我妈都让奶奶一家PUA了。

    他们用个什么八字不合,让我妈下意识地认为是自己害死了我爸,亏欠了他们。

    那么多年,我妈都没改嫁,任由他们一家人欺负。

    我二大爷家的姐姐生孩子,却叫我妈去伺候月子。

    我妈因此错过了十一黄金周卖菜的好时机。可他们只给我妈一身睡衣,算是感谢。

    在外地工作的老叔回家探亲,叫上所有人吃饭,唯独不通知我妈。而我妈还准备了特产让他带回去。

    说白了,他们只把我妈当成工具人去利用。

    而我呢,年纪小,根本看不清,身处在鄙视链的最底层,只想着拼命去博得他们的认可和赞许。

    可悲又可怜。

    08

    我是上大学后,远离了这个家,才渐渐看明白的。

    当然,也因为我大了,我妈才会和我说说大人们的事。

    原来我爸去世后,姥姥把工资卡给了我妈。

    尽管她那点退休金少得可怜,却维持了我和我妈生活的底线。

    每年舅舅们也会帮衬我们,要不然一年比一年贵的学费,我妈上哪找钱。

    就连我上大学买的电脑,都是我姥姥出的钱。

    再想起升学宴上,我声情并茂地只感谢奶奶一家人,我真想抽自己一巴掌。

    有时,我会觉得“贤惠”真不是什么好词,一句贤惠,坑了我妈半辈子。

    我的性格,就在大学里转变了。

    不再自卑,慢慢独立起来,也慢慢坚强。

    我暗下决心要在北京干出点成绩,把我妈接出来。

    别人的大学风花雪月,而我只有学习。有时想想,我的青春,真是万分孤独。

    因为疾病,因为贫穷,我没谈过一场恋爱。

    但我终是从自卑的心境里走出来,成为一个有能力,且自信的姑娘。

    09

    2014年,大学毕业。

    我在北京找了工作,做幼儿机器人教育。

    每天和小孩子打交道,疲累而欢乐。

    2015年,我24岁,姗姗来迟的爱情,终于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他就是宋良文。

    宋良文和我同龄,山东人,在武汉读的大学,毕业来了北京。

    那时他在一家电商做店铺运营。

    我们租在同一套公寓的不同间,因为一场停电相识了。

    他长得高高的,有一对可爱的小虎牙。

    后来,我们经常遇到。

    有时,会坐同一辆早班车。有时,又会在末班车上遇见。

    有一次我加班回来,门把上挂了酸奶和苹果。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放的。

    之后,这些温暖的小花招越来越多。

    那是我20多年来,第一次为男孩子动情,小小的关怀,都是幸福。

    五一的时候,宋良文借着假期,请我吃饭,向我表白。

    他捧着一大把鲜艳的玫瑰,热烈而芬芳。

    我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他。

    10

    我和宋良文进展得很快。

    十一我就去了他家,见了他父母。

    毕竟不是知根知底的爱情,出发前,我还专门拍了他的身份证发给我朋友,怕他万一把我拐跑了。

    宋良文嘻嘻笑,说,是个严谨的人。

    我听着,心中暗暗感慨,其实小时候,我也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姑娘呀。

    人生太多的波折,把我提前磨炼成面面俱到的女孩。

    宋良文的家在离烟台不远的小城。

    爸爸在当地一家有名的集团上班,妈妈在做羊毛衫的工厂做车间主任。

    他们见到我特别开心,因为我是宋良文带回来的第一个女孩。

    说实话,我被他家里那种和谐的气氛击中了,让我想起了爸爸还在世的日子。

    我和宋良文在北京奋斗了三年多,给未来的生活,攒一点积蓄。

    2019年七月,我们回了山东。

    2020年办了婚礼。

    正是疫情,婚礼只有我妈和大舅来了。

    我妈看着身披婚纱的我,掉眼泪。

    我和她说,等我稳定了,我就接你过来。不用去卖菜了。我养你。

    我妈欣慰地说,我闺女真是长大了。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妈妈还得等两年。

    我说,你还有啥等的啊。

    我妈就笑。她说,你要孝顺你妈,我还要孝顺我妈呢。你姥姥都这个岁数了,我不能离开她。儿子再好,不如闺女亲的。

    我默默地抱着妈妈,说不出话。

    妈妈这一辈子啊,都在为别人辛苦了。我想等我稳定了,有点闲钱,一定要带她到处走走,吃吃美食,看看美景,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然而,就当我手握幸福的一刻,有些我早已忘记的阴影,又回来了。

    11

    我是21年生的宝宝。

    由于孕期身体里激素的变化,再次诱发了我可怕的隐疾。

    而且这一次,开始向内发展了。

    我的指甲开始变灰。高烧之后,全身的关节,疼痛难当。

    我默默忍着,不敢告诉任何人。

    因为随着病疼的袭来,某些痛苦的记忆也复苏了。

    那些被鄙视,被歧视的日子,让我恐惧。

    我好不容易建起的自信,一瞬被打回了原形。

    可是,这次的病痛来的太过凶猛,不久,我的脚后跟也开始痛了。

    慢慢地,走不了路。

    一天晚上,宋良文看不下去了,非要带我去医院。

    我心一横,终是告诉他我的病史和童年。

    我最后对他说,我也不是有意瞒你。我真的以为自己好了,对不起。

    我做好了暴风骤雨的准备。

    甚至是离婚。如果他骂我骗婚,我都无话反驳。

    可宋良文却抱住我说,你傻不傻,为什么不早说。谁还没有个病啊,有病就看,早告诉我就不会这么遭罪了。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坚强的人,可那天,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那么多年的委屈与恐惧,被他一句话,温暖了,抹平了。

    第一次真切地感到一个家的意义。

    世事再难,不必单打独斗。

    因为有一个爱你的人,会坚定地站在你身后。

    12

    医生说,这个“不死之癌”会跟随我一辈子。

    不能走路的日子,我心里好绝望。

    儿子还这么小,我还这么年轻,好想健健康康的活着。

    但医生也给了我希望。他说,现在的技术进步了,可以打生物制剂。坚持打,就可以控制住病情。

    起初,我还想再坚持一段时间,暂时不用药。

    因为我还在哺乳期,想多喂喂儿子。

    可是宋良文和公婆都反对。

    是的。宋良文把我的病情告诉了公婆。

    他们不但没有生气,还劝我要以身体为重。

    儿子8个月的时候,他们就带过去一起睡了。就是为了我以后治疗断奶做准备。

    两个月之后,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去了医院。

    那已经是2022年了。

    宋良文每天下班,就会急急赶回来,照顾我。

    婆婆怕我累,提前退休帮我带宝宝。

    春天的时候,儿子长了湿疹。宋良文和我叨叨,像你了,皮肤不好。

    婆婆听见了,就在旁边说,就你好,你看看你自己的皮,能好到哪去。

    宋良文一脸委屈地说,我只是随口说了句而已,没其他的意思。

    婆婆却说,随口说也不行。

    宋良文愤愤不平地对我吐舌头,扮鬼脸,嫌婆婆给我撑腰。

    我忍不住得意地笑。

    有一次我问婆婆,人家婆婆都护儿子,你怎么总护着儿媳妇呢?

    婆婆说,他从小受宠长大的,哪像你呀,吃那么多苦。再说了,将心比心,你这么远嫁到我们家来,我得替你妈多疼疼你。

    不经意的几句话,把我暖得想哭了。

    我以前总觉得自己命不好。但自从嫁给宋良文之后,我觉得,命运也算待我不薄。

    我很感谢宋良文,给了我这么多的爱。

    他和他的家人,是落在我生命里的一束光。

    希望上苍还能再对我好一点点,让我的身体好起来,让我用余生好好去爱宋良文,爱儿子,爱这个家。

    海压竹枝低复举,风吹山角晦还明。这句话我想送给我自己,也送给你。

    无论此刻你正在经历着什么,乌云终将过去,黑暗也终将过去。

    祝福所有受过苦的男孩女孩,最后都能在这个世间有一份属于你的星辰大海。

    真实故事推荐 :我是浙江的千金大小姐,3个儿子死了两个,其中有个死于偷女人内衣。

    PS小浅说:下面的录音是女主想说的话,祝福她啦。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