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纳粹为何要强迫犹太人佩戴黄色六芒星? | 循迹晓讲

    2022-06-25  循迹晓讲   |  转藏
       

    循迹 · 用文化给生活另一种可能

    主讲:三喵先生

    策划:瑞鹤

    责编:马戏团长

    全文约3000字 阅读约10分钟

    二战时期,纳粹德国有计划地屠杀了好几百万犹太人。不知道大家想过一个问题没有,犹太人站在一群白人里,一般人看不出来,那么纳粹怎么“精准定位”这些犹太人呢?

    其实他们的方法很多,比如观察长相(鼻子的形状,头发的颜色等等),脱裤子看有没有割礼等等。其中最普遍的,就是强迫犹太人佩戴黄色的六角星标志

    这个标志的引入经历了一番过程,而且它的作用不仅仅是区分犹太人,更是从各个角度摧毁了犹太人的社区和他们的心理防线,是大屠杀一个很重要的催化剂。今天,就来聊聊纳粹强迫犹太人佩戴黄色六角星的历史往事

    六角星又被称为“大卫之星”,或者“所罗门封印”,很早之前就被当作犹太民族的象征,后来犹太人流离失所,备受欺凌。中世纪的有些为了在人群中辨认出犹太人,强迫他们戴上六角星徽章。

    ◇ 标准的“所罗门之印”

    ◇ 从14世纪中期开始,布拉格的犹太人就以六芒星为标识。到了1648年的布拉格之战后,为了表彰犹太人在战争中的贡献,他们有了一面红底黄色六芒星的旗帜。六芒星借此逐渐成为了犹太教的象征。图为:布拉格的犹太社区旗帜

    在欧洲,关于这种做法的最早记录可以追溯到1215年,以后各国的历次反犹运动,这种“给犹太人戴徽章”的做法就成了一个标准操作。

    等纳粹在德国掌权之后,他们对犹太人的迫害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自然地,给犹太人戴上六角星标识就又给提了出来。

    1938年五月,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提出要给犹太人戴上容易识别的标志,但那会儿德国还没发动战争,对外还是要脸的,公开这么搞太不像话,所以这个提议没有变成强制性措施。

    ◇ 汉斯·弗兰克(1900年5月23日一1946年10月16日),1920年代至1930年代成为纳粹党专用辩护律师,后来成为纳粹德国领导人之一;因在战时担任波兰总督而被起诉,被判绞刑

    ◇ 佩戴六芒星标识的犹太人

    等到1939年纳粹德国占领波兰之后,他们就没必要顾及自身的国际形象了。纳粹的波兰总督汉斯弗兰克命令,在占领区内所有十岁以上的犹太人都必须佩戴身份标识,这个标识是个白色臂章,上面是个蓝色框框的六角星。有谁胆敢不戴的,直接送去集中营人间蒸发,或者当街击毙。

    这种野蛮的行径在1941年随着苏德战争爆发被推广到苏联境内。到了1941年9月,纳粹盖世太保头子海德里希签署命令,规定所有德国境内六岁以上的犹太人都必须佩戴特定的身份标志,也就是一个黄色的六角星,中间用德语写了“犹太”的字样。

    这样的图案被称为“犹太星”,一般是用布做的缝在衣服上,按照规定,犹太福利局必须给每个犹太人四片这样的星形布徽,并且收取相关费用。谁敢不戴,就等着被送去集中营吧。

    ◇ 1941年,华沙城中,一个犹太老人正在卖袖标

    ◇ 大卫星中是德语“犹太”的意思

    当时的德国已经占领了西欧和中欧很多国家,这个“犹太星”也被要求在这些地方推广。

    不过,很多被占领国的民众和政府首脑或明或暗地抵制这个政策。比如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森十世,他知道这个命令之后对自己的财政大臣说,“或许我们也应该戴上犹太星”,这个说法传到后来,就变成了“丹麦国王亲自戴上犹太星上街巡视”,国王都这态度,丹麦的犹太人免遭羞辱,也避免了此后更大的悲剧。

    网传的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森十世夫妇佩戴六芒星的照片,实为1945年匈牙利的一对犹太人夫妇

    ◇ 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十世(1912-1947在位)和王后梅克伦堡-施威林的亚历山德林的真容

    不过,在纳粹统治的腹心地带,也就是德国本土,尤其是柏林,犹太人的命运就非常悲惨。不戴犹太星的下场毫无疑问是悲惨的,就算是戴上犹太星,也会有盖世太保找茬。

    有时候,盖世太保们仅仅是心情不佳,就会随意拦截街上戴着犹太星的人,仔细打量一番之后,说这个犹太星缝的位置不正,上面有污渍,等等等等,随意判罪,等待这个倒霉人的,就只能是被投入集中营的命运了。

    在这种情况下,柏林的犹太人戴着黄星星上街,战战兢兢。谁都可以对他们颐指气使。

    有个名叫英格尔·杜肯的犹太女孩儿回忆说,她有一次在下雪天与母亲去购物,忽然有个纳粹小官抓住她的袖子,然后将扫帚放进她手中,命令她们母女:“把街道扫干净!”在他的命令下,十几个戴着黄星星的犹太人已经被挡下来要求铲雪。过一会儿,那位纳粹小官员又失去耐性,于是将扫帚抢走,让她们滚,并且用最脏的话去骂她们,杜肯非常想回骂过去,但是被母亲连拉带拽给拖走了。

    ◇ 接受盘查的犹太人

    一个纳粹小官儿都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其他德国民众,甚至是小孩子,也就有想学样,只要戴上犹太星,就成了异类。非犹太小孩看着戴着黄星星的犹太小孩就殴打他们,犹太孩子还不能还手,这对于犹太父母而言是非常心碎的时刻,如果摘掉他们孩子的犹太徽章,可能会让孩子不被欺负,但一旦被发现那就是个死,所以,犹太父母们明知道孩子在外面受委屈,也得含泪劝告孩子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黄星星给摘下去。

    这颗犹太星给犹太人带来的不止是屈辱,还有生活的不便利。

    纳粹规定犹太人除了上下班高峰期,禁止乘坐任何公共交通工具,至于去听音乐会,去电影院,更是想都别想。而且,一般的商店和服务设施都不得对犹太人开放,犹太人家庭想要囤点吃的,只能去特定的几个地方,而且时间被限制在每天下午的四五点钟。

    这点时间基本上抢不到啥东西,犹太人家庭里很快就出现了物资短缺,有些良知未泯的德国摊贩实在看不下去,会偷偷地往犹太人衣服兜里塞一块黄油,一块咸肉,但这只是偶然为之,犹太人也不能一直指望别人的施舍活下去,于是有人铤而走险,想到了“换衣服”的绝招。

    ◇ 穿着条纹上衣,戴着“大卫之星”臂章的女人和孩子们

    因为犹太星是缝在衣服上的,所以有些人会找到地方把缝着犹太星的衣服给脱下来,换上没有任何标记的衣服,然后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去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可以在任何时间去购物了。

    当然,这种“花招”可一点也不容易。总得找到一个地方把缝上黄星星的衣服妥善藏起来,不然让盖世太保看到了就是麻烦。而且,如果在一幢建筑物当中被认出是犹太人,就绝不能在这座楼里换衣服。当然,在回到住家的路上,大衣也绝不能没有黄星星,等等等等。

    杜肯回忆,她自己胆子大,玩过几次这样的花招,但她最“尴尬”的事情往往是遇到了认识的犹太人,他们打招呼或是走上前来,却没有发现自己没有戴黄星星。这时候,杜肯根本不敢回应打招呼,只能选择失礼,假装没看到他们,很快地走掉。

    ◇ 华沙城中犹太社区内的菜市场,围观者众,但交易寥寥

    就这样,犹太人的心理被这颗黄色的小星星折磨的惶惶不可终日,就算戴着它,生活也在一天天坏下去,甚至也会免不了被盖世太保找茬,从而人间消失,有的人精神崩溃了,干脆背地里去告发纳粹,说自己的邻居哪天没戴黄星星,试图以此当作苟活几日的投名状,但这一切终归是徒劳。

    1942年初,纳粹德国高层秘密召开了万湖会议,确立了全力推行犹太人“最终解决方案”的政策,在此之后,甭管之前犹太人多么遵纪守法,忍辱负重,黄星星戴的多标准,都难逃一死。很快,纳粹开始给每个犹太社区分配要被抓去集中营的人员名单,这个名单都是随机制定的,生死完全随缘。

    ◇ 在万湖会议确定“最终解决方案”前,华沙的犹太人的每日平均食物定量就被限制在184卡,相比之下,德国人为2613卡。这无疑是另一种屠杀方式。图为华沙街头一个骨瘦如柴的犹太人孩子坐在街边

     饿死在华沙街头的犹太妇女

    杜肯回忆她的一个邻居老太太被选中送去集中营的名单了,这个老太太平时人缘很好,杜肯觉得无论如何也得告诉她住在别处的家人,但被她的母亲严厉喝止,因为告诉老太太家人就得走到马路上,而戴着黄星星走上马路,随时都有可能遇到不测。

    于是,这个社区的犹太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太太被送走了,连通风报信都来不及。

    此时的犹太人无论从心理还是组织上都已经完全崩溃,所以纳粹的抓捕进行的相当顺利。柏林市在战争前有16万犹太人,到了1945年战争结束的时候,逃脱死亡的犹太人就只剩下一千四百二十三人,杜肯和母亲也在其中。如果不是有一些好心的德国人帮着藏匿,这一千多名犹太人也会被纳粹一网打尽。

    可以说,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是精心策划的过程,先限制自由,再侮辱人格,打击自尊,让人心理崩溃,怀疑自己作为人的价值,在这种时候,屠杀机器才粉墨登场。

    在这个过程中,黄色犹太星起到的作用,绝不仅仅是“把犹太人区分开来”,犹太人被这个标志给定义标记,慢慢地从心理上也开始自我认同“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自己就是低人一等”,从而慢慢地放弃了自尊和反抗的意识,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温水煮青蛙,基本原则是欲要肉体消灭,必先精神消灭,这样的人身操控术,可以说是非常歹毒了。

        

    ★历史大咖正在进驻循迹晓讲ing,我们将帮助您成为百万UP主,讲自己的漫聊,阐述您对历史事件的独到见解。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