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罗永浩:再见,不是再见

    2022-06-20  国馆官方   |  转藏
       

    作者:砂洲

    理想主义式死亡

    罗永浩是个理想主义者,他认为自己最理想的死亡,是死在工作岗位上。当然,不能是那种没来由的,突然就嗝屁,发个讣告。

    罗永浩的想象里,他未来的AR公司经过多年的奋斗,已经运转得非常良好,甚至成为业内顶尖。而他,垂垂老矣。

    这个时候,市场部的同事提出无耻的要求,要年迈的罗爷爷再开一个产品发布会。发布一款特“牛逼的、划时代”的好产品。

    这个时候就差不多了,罗永浩走上台前,介绍完产品,突然之间死神降临,猛然挂掉,就在台上。

    那时候,媒体们疯狂喀喀喀地拍照,同事们涕泪横流,粉丝们呜呜大哭。罗永浩背后插着个小翅膀,头上顶着个光环在天上窃喜:“你想我发布的那个本来就特牛逼的产品,得卖成什么样子?”

    罗永浩表示“想想就为公司高兴”。

    6月12号宣布退网之后,罗永浩满脑子都是AR。现在AR对他来说是新的事业,是未来的理想,是转道的选择。

    但是不管粉丝还是媒体,大伙儿都在观望。一边为《真还传》的戛然而止感到惋惜,一边又对罗老师的下一步计划倍感兴趣。

    行业冥灯,普照大地。

    估计很多有意AR的科技公司已经默默退出了群聊。

    行业冥灯

    其实罗永浩本人对“行业冥灯”这个称谓是比较反感的。因为不管叫他《真还》男一号还是罗胖子,都没有否定他在产品方面的能力与天赋,但“行业冥灯”这4个字属实扎心了。所以罗老师在今年5月份的一场直播里特地澄清了下这个问题,他强调:“更多只是一个时间上的巧合。”

    只不过这些“巧合”的代价有点重,比如2021年,他的锤子科技被并入字节跳动,彻底成为了历史。事后罗永浩清算了一下,债务不多,堪堪6亿。

    于是《真还传》旋即拉开序幕,罗老师瞬间从“理想主义”,变得“能歌善舞”。

    这个时候,人们猛然发现他胖胖的身躯底下,竟藏着一副柔软的身板。

    他开始上综艺节目,跟娱乐圈挂钩,偶尔夸一下小鲜肉和流量明星,让爱豆们的粉丝“一定比例”转化为他的粉丝;然后接了游戏代言,自称“渣渣浩”,在镜头前没有半分羞涩感,甚至有点可爱;上《脱口秀大会》,直接表示,只要钱到位,主持下红白喜事也未尝不可。(他是认真的)

    最后在2020年4月1日,完成了自己的抖音直播首秀,那天晚上,他在直播间里手忙脚乱,着实有些狼狈。

    罗永浩做出的这些壮举,让他的人设多了一缕堂吉诃德式的悲壮感和喜剧感。但明白人都清楚,这些感人画面出现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之前创业一次又一次地失败。

    做牛博网,被微博打残;搞英语培训,老火不起来;做锤子科技,失败了;卖电子烟,宣布“产品在双十一发布”20分钟后,国家出台了“电子烟网售禁令”;搞“老人与海”黑科技,被扒出早就已被外国淘汰。

    他就像勤奋的少年闰土,每次都拼命地往田地里一下一下地扎着铁叉,就是没有一次可以命中那只猹。

    后来他自己反思,发现自己短板非常多,想到这里,他联想到自己的偶像乔布斯:“作为一个产品经理型的创业者,我严重不称职地做了很多年公司管理者之后,才意识到他85年被赶出苹果到98年回归苹果之间的屈辱和成长,可能是更值得我研究和学习的部分。”

    有了这个感悟之后,他建议每个创业者最好都能破产一次,这样,对将来有好处。

    “聪明人”罗永浩

    罗永浩这次退圈之前在直播界应该说成绩斐然。

    他所隶属的“交个朋友”MCN,在去年11月GMV高达5.2亿;罗永浩也乘着这股东风,成为了四大头部带货主播之一,在经历过菜鸟期之后,罗老师的功力连前老板俞敏洪都自愧不如。而在今年,他对媒体宣布,自己的6亿债务,已经所剩不到一个亿。

    罗永浩在这个时候退圈,是只因为迫不及待想回去搞科技么?

    要真这么认为,那就略天真了点。

    我们来看看和罗永浩老师并列的其他三大带货主播的现状如何?

    辛巴?对不起,查无此人已久;薇娅?她刚刚还清了13.41亿元的税款;李佳琦?他应该还在修理他那个故障了的直播间。

    所以罗永浩突然就从第4,跃升为了第1;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在这“第一”的宝座上,罗老师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这是他的“冥灯效应”么?不,这背后的力量,恐怕是罗老师完全无法抗衡的,所以在这个时候,选择“手放开”,俨然是最明智的选择。

    一来罗永浩早在入局之前,就想好了撤退的路线,“交个朋友”直播间在过去的一年里有意地在减少罗永浩个人的GMV比重,到退网前夕,罗永浩个人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市场占比已不到3%。同时公司签下了李诞、戚薇等一大批艺人,渐渐完成“去罗永浩化”.

    6月12日,宣布退网后,罗永浩的抖音账号名称改为了“交个朋友”直播间。

    在接下来,罗永浩偶尔仍会做做直播带货,但注定会鲜少露脸了。剩下的债务也已与“交个朋友”达成了协议,预计在今年11月份会全部清空。

    这就是他退网后在公众号上讲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转身离去,既是时势使然,也是个人选择。

    并且他走了之后,一定会给俞敏洪和他的新东方团队留下足够的空档和流量倾斜,帮助俞敏洪实现新东方的彻底转型。

    在助攻前老板上,罗永浩扎扎实实地燃烧了自己230斤的体重,简直感人。

    攻击型人格

    无论是在综艺节目上抑或媒体采访中,罗永浩不止一次提到自己的“攻击型人格”。这样的人格背后,是刻到基因里的极端个性;这种极端会导致盲目与偏激,但也会带来纯粹和热血。

    或许,这就是罗永浩屡战屡败,但却总是可以触底反弹的缘由。

    这次退网,罗永浩接受了《LatePost》的采访,其间,记者问他:“有很多人奇怪你为什么非要做这么难的事?(做AR)”

    老罗回答:

    “要不然呢?还完了债,每年卖货赚几个王老师说的“小目标”,然后买跑车,泡赌场,巡视夜总会,满世界吹嘘我演过《真还传》男一号吗?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人有点理想和追求,需要做这么多的解释和说明工作了。我怀念那个人们普遍有理想的年代,那时候好像也没有人对别人的理想说三道四。”

    50岁,他依然是那个说出“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老罗。

    他是个英雄,一个装了弹簧腰的英雄,能够挺着腰板挨最狠的打,也可以120度给你劈个叉,你可以嘲他狼狈,可以笑他癫狂,但永远不能忽视他。

    无论是创业成功,还是《真还》再续,都让人无比期待。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