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商鞅自述:朋友,是用来出卖的

    2022-06-16  奥卡姆剃历史   |  转藏
       


    摘要

    说实话,车裂确实很疼,但是,我也没起什么后悔之心。

    毕竟,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凭着才华得来的!包括这车裂!

    不信,你们看,我死之后,秦国依旧用我的法!

    原来他们不是恨我的法,而是恨我这个人……

    我是学法律专业的,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没有的,就是“规矩”俩字。

    法律,就是人世间的规矩!

    李悝老师的《法经》,是我的最爱。

    我是卫国人,姓姬,公孙氏,名鞅,至于你们习惯称我为商鞅,那是因为我到了秦国之后,建立不世功业,秦王将商地分封给了我。

    看看这些标志性的姓啊氏啊,就知道我不是普通人家出身,有人说我是卫国国君后代,卫国王室公族,其实我也不知道,到了我这一辈,如果说还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也就是我还能想念书就去念书,研究自己喜欢的法律。

    毕业之后,我到了魏国,跟着丞相公叔座做事。

    公叔座很看重我,但他年老,很快病了。

    魏惠王来看望他:“爱卿啊,你要保重身体啊!万一……你让寡人怎么办啊?”

    公叔座有气无力地说:“我手下有个公孙鞅,虽然年轻,但是很有才能,我死之后,希望大王重用他吧,让他帮助你治理国家!”

    魏惠王从没听说过我的名字,低头不语。

    公叔座又说:“如果大王不愿意用他,那就要立即杀了他!千万别让他到别的国家去,这个人的才华与抱负很大,即使我们不用,也不能让别国用他!”

    魏惠王含糊其辞地应答了两句就走了,也许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拿像我这们的一个年轻人当回事。

    魏惠王一走,公叔座立刻把我叫进来:“今日大王问我谁可为相,我推荐了你。可是大王不愿意用你。作为臣子,我要对主公尽忠,于是我又对大王说,如果不用,就该杀掉!大王已经答应我了!你快逃命去吧!”

    我不喜不悲地说:“大王既然不听你的话重用我,也不会听你的话杀掉我,你放心吧。”

    所以我并没有逃离魏国,一直在公叔座手下听命,直到他死去。

    魏惠王新任命了丞相,当然不是我。

    新丞相知道我和老丞相公叔座的关系,他不喜欢我,于是,我失业了。

    失业并不可怕,我坚信这个世界上岗位很多,但有才华的人很少,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况且,现在的国际形势很诡异,各国都在努力壮大自己的力量,争相延揽人才。

    魏国既然不识我这块金子,那我走人就是了。

    恰好听说秦国秦孝公正在招人,没什么犹豫的,虽然秦国这个国家名声不太好,但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谁能给我发光发热的机会!

    来到秦国,我先拿出一笔介绍费给孝公的宠臣景监。

    这点事儿我还是懂得的,于是顺利得到了面试的机会。

    说实话,在面试之前,我并没有深入研究秦国的局势和秦孝公这个人的喜恶,根本没做啥功课,我想得很简单,肚里有货,你唠啥咱就唠呗,保证能接得住。

    结果这次面试就这样让我搞砸了。

    见了面作了简单自我介绍,秦孝公就让我说说自己有什么本事,如何能够帮助他治理国家。

    这就是一道开放性大考题啊。

    我想,秦国这样的国家,国君一定会对帝王之术感兴趣的,于是就叭啦叭啦地讲了一大通,没想到秦孝公听的兴意阑珊:“人生苦短,寡人怎么能照你说的等待上百年才能成为帝王呢?”

    面试不及格!还连累着景监也被骂了一顿,景监出来很不高兴!

    我立刻掏出钱袋子:“您再让我试一试!我这次一定好好准备!”

    看在钱袋子的份上,几天后,景监帮我安排了第二场面试。

    这一次我用王道之术来试探秦孝公,果然,他听完有点兴趣了!告诉景监:“这次他表现还可以,通知他进入复试!”

    第三次面试,我已经完全知道我该说什么了!

    我运用专业的法律知识,挥洒自如地向他讲述如何运用霸道之术以强国富兵,孝公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我这一讲就是好几天。

    到这时我已清楚,秦孝公意在争霸天下,所以对耗时太长才能取得成效的帝道、王道学说根本不感兴趣,而对药力猛、见效快的霸道之术,那是相当满意啊!

    面试成功!立刻上岗!

    经过一番研究,我确立了秦国图强的总的指导思想:首先要改变民俗民风,因为国家是人民组成的,民俗民风积极向上了,国家自然就会强大了!

    要想改变民俗民风,用劝导、教化的方式当然也可以,但是需要很长的时间。

    秦孝公说过了:人生匆匆百年,他是没有时间去等的!

    那么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变法!

    法律令行禁止,可以规定一个国家所有人的行为准则。比如某事可做,某事不可做,每一个人都要遵守法律,受它的约束,那么人民的行为自然就跟变法前不一样,民俗民风就此强行改变了!

    但是衮衮公卿们却理解不了这一点,从心底里排斥变法。

    我知道,这是因为变法,必然会触动他们的既得利益。利益面前,就不用谈灵魂了。

    我和他们辩论,我说:“为了使国家日益强大,我不顾与百姓风俗的冲突,制定了一套有利于大秦的法律!”

    甘龙道:“人民依照祖宗传下的规矩与风俗,如今生活既方便又安定,我们顺其而治,不用劳神就可成功。好好的为什么要改变呢?”

    我说道:“你这是俗人之见,居官守法而已!我说的是强国之法!”

    杜挚道:“照着老规矩办事总没有错吧!”

    我说道:“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治理国家的办法也要顺应这个时代,不断变化。而不是认死理,永远守着一个老规矩,不懂得变通!总是安分守旧的国家永远不能进步,又如何变得强大呢?”

    秦孝公最后作出评判:“好!只要有利于国家,那就变法!”

    变法,就意味着强制人民移风易俗!

    五户一保,十户一甲。一家罪逃,十家连坐!凡私斗者,各以轻重处罚!无军功者,不得有爵位。定尊卑品秩各有差,位卑无爵者,虽家累万金,不可车马华服装饰!因懒致贫者,全家收为官奴!

    我很快制定出了新的律条。

    为了让老百姓相信我这个外来人说话算话,于是立了一块木牌在城门右侧,上面写着:将木牌搬到城门左侧者得五十金!

    城门口出来进去不知多少人,半天了,没人信。等到傍晚来了一个人,可能也是穷疯了,过来一看有五十金!立刻把木牌搬到左侧!

    于是我马上给了他五十金!这下大家都信了!

    他们信我说话算话,也就相信我颁布的那些律条,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没想到实施了一年多,竟然有一千多人来国都反映这些律条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最后连太子也犯了律条!

    对太子,我也没有网开一面。

    一年了,律条没有很好地贯彻落实,各种闹意见,就是因为这些上层贵族不当真!

    但是太子毕竟是太子,我没有权利处罚的,只能依照法律处罚他的老师们!

    我把太子的老师罚得哭天喊地的,割了他们的鼻子,在他们脸上刺字!

    消息传出,老百姓们都懂得守规矩了!

    五年之后,秦国路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給人足,国富兵强!秦人都喜欢为国而战却从不私下斗殴!

    既然国富兵强,自然要扩充领土,以便谋求更好的发展。

    于是我对秦孝公说:“秦与魏,就好像吴、越之间那样的关系——吴不并越,则越必吞吴!如今魏兵败于齐国孙膑之手,那我大秦完全可以趁此机会攻打它!”

    孝公立刻同意,命我率军出征!

    边城郊外,两军对垒,这时我才发现魏将原来是我昔日的好朋友公子卯!不由得心中大喜!

    我立刻写封信派人送给他:“我们都是受命出征,身不由己,但是我想到跟公子你往日深厚的友谊,不忍心与你互相伤害。希望公子能够顾念故人之情,来与我结盟,罢两国之兵,从此消除两国间的战火!”

    公子卯很高兴我依然拿他当朋友,况且魏国刚刚吃了齐国的败仗,元气未复,自然不想再打。

    于是我们会盟,缔结盟约后,我便宴请公子卯。

    他欣然而来,我装做失手摔杯,直接在宴席之上擒拿了公子卯!

    然后趁魏军尚未发觉,立刻出兵袭击!

    魏国又吃了一个大败仗!

    魏惠王害怕了,哭着请求以割让河西之地为条件请和,这当然很好啊,我痛痛快快答应了,然后让他迁都大梁。

    魏惠王哭晕在大梁的卫生间里:“真的好后悔当初没有听公叔座的话!为了不杀了这个歹毒的年轻人啊,呜呜呜……”

    我高高兴兴地班师回朝,升任大良造,封为商君,不久之后做了大秦国相。

    一个昔日的好友,助我换得了如今的尊贵豪富!真是值了!

    看到这里,你们是不是在骂我:不够朋友、狼心狗肺?

    哈哈,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不过,愿骂就骂吧,也无所谓了!

    你们想想,如果我放了公子卯,他能给我什么好处?不过是搂着肩膀称兄道弟而已!别的他什么也给不了!这样一个对我来说毫无价值的朋友,何不拿去换取唾手可得的富贵?做生意嘛,划得来,不寒碜。

    有机会的话,我还要再交几个这样的朋友。

    有一天,赵良来拜见我。

    赵良这个人,还是有点学问的,我很欣赏他,想跟他作个朋友。

    可是赵良不愿意!

    他说:“我怕与相国做了朋友之后,就会贪名贪利,不能安心做学问了!”

    “你既然学问那么好,那我问你,我和五羖大夫谁治理的秦国比较好?”

    “您赦我无罪,我才敢说。”

    “好,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你说吧!”

    “你根本就不能和五羖大夫比!他当年去世时,秦人痛哭流涕,至今怀念他!你还没死,秦人就已经盼着你死了!怎么比?你还惩罚过太子的师傅,一旦孝公山崩,你会有好日子过吗?不如现在弃官不做,回乡下种地!”

    我一口气堵在胸口,无力地挥了挥手:“滚!”

    良药苦口,果然很苦……

    我不懂,荣华富贵,本是我应得的,我为什么要放弃?若不是我依法治国,大秦能有今日这般强盛吗?

    几个月之后,孝公殁了!

    没想到真如赵良所说,太子对我怀恨在心!

    我当时只不过依法办事,对事不对人的,用不着这么恨我吧?

    还有人告我造反!

    我知道这是诬告,甚至可能就是刚登基的太子指使的!

    我更知道,自己已无可辩白,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携款潜逃!

    晚上想住旅店,老板说:“商君之法:没有身份证一律不得住店!”我哪敢亮身份证啊,唉,想不到作茧自缚,自己定的法律,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脸!

    历经艰难险阻,我终于逃到秦魏交界之地。

    面对熟悉的魏国,我热泪盈眶,但是,但是,魏国人居然拒绝我入境!

    难道你们还不知道我的才华?难道不知道我能使你们如秦国一般强大?你们已经犯了一次错误了,还要犯第二次?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我出卖了公子卯。

    公子卯是我朋友,这是我们俩人之间的事,关你们什么事啊?

    但不管怎么说,我还得回到秦国。

    事已至此,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我回到封地提兵反抗!

    结果大家都知道,我轰轰烈烈地战死,然后被处以车裂之刑!

    说实话,车裂确实很疼,但是,我也没起什么后悔之心。

    毕竟,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凭着才华得来的!包括这车裂!

    不信,你们看,我死之后,秦国依旧用我的法!

    原来他们不是恨我的法,而是恨我这个人……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