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佳片推荐-风吹麦浪,暗流涌动《麦收》

    2022-06-09  Teyo   |  转藏
       

    麦子成熟的绚烂

    童年时候,对金黄色麦田只停留在收割时节,麦田如同金色的麦浪在山坡间闪耀。风吹麦浪,人生平淡无风处,却看似暗流涌动。

    在北京东郊一个叫做高西店的地方,有着一家昏暗的小发廊,一位叫做牛洪苗的年轻女孩却有着非凡的生活,远在家乡的父亲因为患上重症需要卧病在床,并且因为家庭经济来源的短缺,这个读书很少的女孩选择承担起家庭重任,但却走上另一条不被理解的路途:当妓女,用自己的身体换取钱财。

    北京,高西店

    她有自己的原则:绝不会和客人产生感情,不会迁就任何人。在发廊中几个小姐妹之间虽然互相猜忌,但却依然能够一起找乐子玩。他们每天讨论的无非就是客人和自己的生活境况如何。可即便如此,他依然爱上自己的客人,每天都会打情骂俏,即便自己非常讨厌这样,但嘴贫谁不会呢?无非就是为琐碎的生活增添些许乐趣。

    电影仿佛围绕牛洪苗为我们展现出人间浮世绘:河北农村,北京郊区。一边是麦田在生长,一边是扛起家庭的重负。在牛洪苗的世界里,彼此尊重最为重要。当给假钱的嫖客再光临,他们让他必须交出钱财,最后让他妥协。她喜欢到路边摊喝酒,陪着自己的姐妹,或者是关系好的嫖客一起,谈论人生的是是非非。他还会跟人叫板,在江湖上混迹最需要的就是彼此尊重。她和嫖客之间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纽带,他们大多数都来自农村的打工人,无论是招嫖得来的钱还是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都会汇款到农村,因为亲人在盼望着,盼望着能够维持一家的生计,但牛洪苗还需要为父亲治病,他并没有为自己的生活挥霍,她懂得节制,也懂得亲人的重要性。

    她会讲到自己的老板,她讨厌现在的老板娘,是那么的贪财,总是会克扣工资,蚕食他们的劳动成果。她尊重带自己入行的那个北京老板陈哥,在那座小牌坊里是自己的初体验。但在那年冬天,因为管理部门的查封被判入狱,牛洪苗也被迫漂泊无定处,来到了现在的高西店,继续自己的另类人生。

    村中地头,麦子熟透,到了收割的季节,却因为阴雨连天,不敢开镰。而此时的牛洪苗暂时回到家中,帮助父母招待生活琐事。那个爱慕自己的嫖客打来电话,他们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但这次的氛围却截然不同:“我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说完话牛洪苗便知道事情不对劲,她猜测男人找到别的女人,把自己给无情地抛弃,只留下这样一句让人痛彻心扉的敷衍。她蜷缩在床上,摄像机对着自己,她很绝望,却又哭不出来,她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是否真诚,或许是,或许不是。

    后来,牛洪苗结婚生子,退出妓女的工作,让自己安定下来,好好过日子。虽不知她是否还想念北京那个漂泊的地方,那些回不去的过往,还有自己稍纵即逝的放荡不羁的青春岁月。即便是生活所迫,但她早已习惯游民的生活。导演用镜头向我们展示出牛红庙的双面人生,那种濒临善恶念想的边界却维持均衡之感受。

    过去的那些日子里,妓女等边缘职业的从业人员并未获得太多的关注,她们总是被当作下贱的人看待,她们的尊严也在一次次献出自己的身体中被透支。但或许于他们自己而言,那些所谓的卖身换钱并非如此,她们或许享受其中,只是无法向他人诉说,因为人生的潮流推波助澜,让她们被镣铐所束缚,家庭的负担是她们最大的动力来源,她们承担起的是家庭的半边天,无所谓高低贵贱,只要能够活着,就不需要计较太多。

    徐童导演的“游民三部曲”像我们展示出边缘地带的人群的生活,她们如蝼蚁般栖居在世上,却并非微不足道,亦或能够撼动整个世界。她们流动在人世间,世俗的绘卷摊开,各行各业都蜂拥而至,挤破头颅鲜血直流,却只为“生活”二字。我们要改变对他们的观念和看法,而不是用惯常的看法去对待他们。

    END

    NO.1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