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唐太宗搞钱记

    2022-06-05  奥卡姆剃历史


    摘要

    一个看似完满实则不可能实现的永动机似的制度,无论如何修补,它都是不可持续的。

    但李世民也只能任由这个制度自动循环去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英勇一生,纵马无敌,但在搞钱上,他实在无能为力了。

    一直到唐太宗李世民去世,也只是在用公廨钱的制度勉力支撑政府运转。

    01

    唐太宗,李世民也。

    被无数世人敬仰的李大帝,也缺钱吗?在他手下创造的贞观之治,不是享誉史册吗?

    先说第一个问题。

    钱这个东西,永远没有够的时候。有多大本事挣多大钱,但有本事的人,他们的支出也是我等小民无法想象的,无论有多少钱,总有几个窟窿等着你去填。

    当然李世民作为皇帝,他本人是不缺钱的,皇帝的吃喝用度当然不能亏的,但皇帝是一个职务,虽然意味着整个国家都是他的,但也意味着他要为整个国家负责。

    李世民缺钱的意思,是国家的整个财政出了问题,总也达不到收支平衡。

    这就牵涉到了第二个问题,贞观之治。

    当我们说到贞观之治时,总是有一种仰视的感觉,事实上,你看这个名字——“XX之治”,意思就是说贞观年间的天下治理的情况,这并不是一个褒义词,严格来说是一个中性词,没有褒贬之分。

    它不同于后来的开元盛世,这个词,一听就是褒义词,盛世嘛。

    其实,在贞观年间,还真是挺缺钱的,它的成绩主要体现在武功上,它更大的作用,是为后来的开元盛世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的基础。

    为什么说贞观年间缺钱呢?

    李世民发动玄武之变,登基称帝,年号即为贞观,这是公元626年间的事儿。

    此后的贞观年间,李世民将重点放在廓清边境、开疆拓土上,大唐军队由此而东征西杀,所向无敌,威震天下,一时之间,四夷宾服,外邦来朝。

    从表面来看,一个帝国所能达到的最高荣耀,李世民几年间就做到了。

    但剥开面子看里子,却是战争为国内带来了一系列深层次的问题。

    因为国内财富和人民大多投入了战争,百姓也大量死于征服异族的战争,大唐国土之内,甚至出现了人烟断绝的惨况。

    史书中甚至有记载,大唐举国上下,除了国际大都市长安城,国内大多一贫如洗,百姓们都夜不闭户,不是治安好,是家中没啥财产,偷无可偷,还关门干啥呢?

    这种绝对贫困的状况,也确实消灭了小偷小摸,主人在家都找不到个值钱的东西,小偷进去能翻着啥?

    你可能说这样说得是不是有点过了,毕竟李大帝是少有的明君啊,而且贞观之治再怎么着也不是白叫的吧。

    确实,李世民有他的优点,说句公道话,贞观之治,除了没钱,别的方面确实做得不错,比如大家都知道的,李世民在政治上是很大度的,他任贤纳谏,广开言路,在文化上开明进取、制乐修史,诗歌、书法、舞蹈、绘画等在贞观一代都有极高的建树。

    当然,李世民最会做的,应该还是舆论宣传工作,唐太宗一朝君臣们的英名传播四海,至今余音不绝。

    但这一切,掩盖不了国内财政窘迫的事实。

    比如,当李世民干了几年后,觉得自己一代大帝的形象已树立起来了,自然就想到了封禅泰山,这是历代帝王自秦始皇干了这事儿后都拥有的一个梦想,一个帝王能封禅泰山,那意味着文治武功已达顶峰,君权神授更是为自己的统治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百官都拥护李世民去封禅泰山,但这时候著名的杠头魏徵出面了,他一句话就打消了李大帝自我合法化的念头——“今自伊、洛以东,暨乎海岱,灌莽巨泽,苍茫千里,人烟断绝,鸡犬不闻,道路萧条,进退艰阻。”

    你还去泰山呢?看看国内的形势吧,连个人影都快没有了,老百姓们都苦死了,你还有心思去玩儿这个游戏?

    魏徵可能说得也有些过,但李世民也确实就没有去泰山。

    有人说,战争也是有收益的啊,收服了异族异国,国力不也跟着扩充吗?按道理应该是这样,但李世民好大喜功,四方来朝,带来的贡品远远不及回去时赏赐得多,这关系到大唐的脸面嘛;再一个,打下的,都是遥远边境或异国,从那里获得的财富,要运到内陆来,还不够长途跋涉的运输成本,价值大幅度缩水。

    一般来说,唐太宗的历史风评是极好的,但也有史学家会指出他的不足,比如吕思勉先生,就曾这样评价唐太宗——

    “汉、唐并称中国盛世。贞观、永徽之治,论者以比汉之文、景,武功尤远过之;然非其时之君臣,实有过人之才智也。唐太宗不过中材。论其恭俭之德,及忧深思远之资,实尚不如宋文帝,更无论梁武帝;其武略亦不如梁武帝,更无论宋武帝、陈武帝矣。若高祖与高宗,则尤不足道。其能致三十余年之治平强盛,承季汉、魏、晋、南北朝久乱之后,宇内乍归统一,生民幸获休息;塞外亦无强部。皆时会为之,非尽由人力也。”

    这一大段话,记住一句就可,“唐太宗不过中材”,也就是说,在吕思勉先生眼中,众人仰视的唐太宗,无论是从文治还是武功来说,都不过是“中材”而已。

    中材,不上不下,差不多罢了。

    02

    那么,贞观年间的财政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李世民上位,他接过来的,从财政上来说,就是一个烂摊子,这个烂摊子是他老爹唐高祖李渊创立的。

    李渊建国后,由于战乱多年,一直也没有完成清查土地和户籍的工作,这使得中央财政收入的来源很不稳定且少之又少,但一个政府要运转,离了钱又不行。

    唐高祖很聪明,想出了一个类似于永动机的财政体系——

    政府各部门要工作,要运转,需要大笔经费,但皇帝我老人家可没这么多钱一年又一年地给你们,这样吧,每个部门我给你们一笔钱,这笔钱你们拿去做什么我不管,但你们要用这笔钱去生钱,生的钱就是你们部门的办公经费了。

    李渊这老人家,简直就是把鸡生蛋、蛋生鸡的游戏精髓给理解透了。

    但也很明显,这基本上就形成了一个政企不分的局面,政府部门的第一要务是赚钱,赚不来钱咱这个部门就要倒闭了。

    政府部门要想赚钱靠什么?古往今来,无非是土地和放贷,这是他们天然的权力啊。

    所以唐高祖就给每一个中央政府部门配发一定的土地,再给上一笔钱,你们去收租和放贷就行了,自己维持自己吧。

    这就是所谓的公廨田和公廨钱。

    听起来是不是很魔幻?就像唐高祖给了这部国家机器一个最初的动力,然后这部机器就永远地自动运转下去了。

    这是政府部门的办公经费,那么官员也得挣工资啊,唐高祖两手一摊,没钱,工资嘛,你们也得自己去挣。

    唐高祖按照官员职位高低给他们分地,地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叫永业田,也就是这部分土地永远是你的,另一部分叫职分田,也就是你在这个职位上就有这地,换个职位,再重新调整这个职分田。

    这样官员就有了地可以出租,也就有了收入,国家不再管他们的工资了。

    唐高祖真是一个聪明的皇帝,只投资一次,就让政府各部门、官员永远自动运转起来了。

    作为一个中央政府,除了政府部门的办公经费、官员的工资,还有一个大头开支就是要养兵。

    唐高祖在养兵上也不愿掏真金白银。

    他沿袭了西魏北周时期的府兵制,也就是亦兵亦农的制度,中央政府给每支军队一定的土地,士兵们战时为兵,平时务农。收获的粮食就是军费,一旦打起仗来,士兵没法种地了,而消耗也随之增大,只有到这个时候,中央政府才会把财政税收拨给军队一部分。

    唐高祖这三板斧下来,基本上就解决了作为一个中央政府大部分的财政开支,从此不再需要政府投入了。

    到这时候,更没有动力去做那些清查户籍、清理土地繁琐的工作了。

    很完美的政策,很丰满的理想,但身处现代的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永动机啊。

    现实很快打了脸。

    但没打在唐祖脸上,打在了唐太宗脸上。

    也是,谁让他急着当皇帝,来了个玄武门之变呢。

    于是,李世民继承了老爹留下的财政上的烂摊子。

    03

    不说也知道,政企合一这事儿,从来就搞不好。

    一个政府部门把赚钱当作了第一要务,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

    政府部门赚钱的方式,前面说了,最主要的是借贷,也就是赚取利息。

    那个年代,大部分人的职业是务农,农民是自给自足的,很少借钱,只有极少数的商人会去市场上借钱。

    借钱的人少,成本也就高,贞观年间,借款的年利率甚至能达到百分之百。

    这妥妥的高利贷啊。

    利率太高,即使是商人,借钱也只能是短期倒用一下。

    借钱的人少,但出借的部门多啊。

    中央政府有尚书、中书、门下三省,吏、户、礼、兵、刑、工六部,这些政府部门中的办事员称为“令史”,仅户部一个部门就有令史一百七十余人,这些人平时负责部门的杂务或者文书工作,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职能,就是负责放贷。

    放在现在来说,这活儿就是一个专业的金融工作,风险极大,而这些令史们放出的贷款,别说赚利息了,本金都拿不回来。

    当然,他们的本意也可能就是如此,谁还没有个亲戚朋友啊,反正都是国家的钱,给谁不是给。

    这样一来,放贷的人多,真正借钱的人少,放贷的又没有风险意识,这个游戏可想而知,支撑个两三年就算不错的了,这么玩儿下去,大唐的衙门只能倒闭关张了。

    政府部门的办公经费不可避免地出现紧张状况,但火上浇油的是,官员的工资也出问题了。

    不是给他们土地了吗?土地就是钱啊?怎么还会出问题?

    这是因为一方面给他们的土地并不多,仅靠收租子基本上满足不了官员们的高消费,另外一旦遇上个旱涝,那个年代就是绝收,没有收入了。

    还有就是分给官员们的职分田,官员是越来越多,分给他们的职分田也就越来越多,而土地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必然会出现侵占百姓土地的情况,这又引起了很强烈的官民矛盾。

    李世民有爱民的好名声,绝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就在贞观十一年,下令不再给官员分配足额的职分田了,官员们的工资缺额从借贷收入中拿出一部分来补贴。 

    可问题是贷款这生意也很难进行下去了,眼瞅着政府部门缺少办公经费无法运转、官员们工资待遇也无法保证了,这可怎么办?

    李世民脑袋都大了,他得想办法搞钱。

    04

    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决定撤销公廨钱,也就是不再以贷款生利了。

    那怎么解决办公经费和官员工资的问题呢?

    李世民也没啥好办法,他能想到的,无非也就是“吃大户”:从全国找了七千户最有钱的上等户,逼这些富户每年交钱供养官府和官员,“定向资助”政府的办公经费和官员的职分田补贴。

    如果说李渊想的办法,还有几分用经营来解决经费问题的意思,那这个李世民,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打劫了。

    这就是一种暴力思维嘛。

    你虽然贵为皇帝,但这样搞钱,时间长了,必然不行啊。

    果然,仅仅三年,李世民承受不住民间的批评了,摊销了这个法令。

    抢钱不成,那怎么办?

    李世民从来没想到抓源头,厘清家底,提高生产水平,丰富物质生产,他能想到的,还是回到老路上,再给你们各个部门发些钱,你们自己去想办法赚钱吧。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吕思勉先生说李世民是个“中材”,也实不为过。

    李世民也只能在修修补补这个财政办法。

    以前你们不是说管借贷的人员不专业吗?那好,这次咱们就让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儿!

    李世民竟然直接给各部门增加了一个新编制,这个岗位叫“捉钱令史”!

    听听这个名字,捉钱,就是搞钱的意思嘛!

    既然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工作,那就要有考核,有奖惩措施。

    李世民规定,每个捉钱令史手中分配五万钱的本钱,每个月必须拿回四千钱的利息(一年四万八千钱,折合年利率百分之九十六),完不成任务受惩罚,完成任务给予奖赏,连续十二个月完成任务,可以升官。

    于是,在升官的激励下,捉钱令史的工作热情极为高涨。

    但这直接带来了一个问题:每年升官的人太多了。

    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谏议大夫褚遂良上疏:“咱们这些公务员选拔,即使是从太学和各州选拔上来的人才,都还要经过考试淘汰一半,可是这些捉钱令史,每年就有六百多个等着进入政府体制当公务员啊,这怎么了得?他们从本质上就是些粗俗的商人啊,咱这官场的风气也被他们带坏了!”

    褚遂良所言不虚。 

    中央政府一共七十多个部门,每个部门安排九个捉钱令史,一共就是六百三十人,不说每年六百多人,就是有一半的人完成任务要升官,迅速扩张的官僚系统也会令中央政府无法承受啊。

    再说这批人的上位不同于科举取仕,他们的上位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利益集团,这自然让那些科举出身的大臣们感到恐慌,不知道如此面对他们。 

    李世民也看到了这一问题,但他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

    面对这个千古难题,李世民不像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更像是“中材”而已。

    最后在群臣的抗议下,李世民再次废除了公廨钱,由政府财政直接发给各门办公经费,还逐步恢复了官员职分田,让他们自己养活自己。

    走了一圈,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05

    到了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李世民治下的中央政府财政收支实在无法平衡了,他再一次地恢复了公廨钱制度。

    这本身就是一个看似完满实则不可能实现的永动机似的制度,无论如何修补,它都是不可持续的。

    但李世民也只能任由这个制度自动循环去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英勇一生,纵马无敌,但在搞钱上,他实在无能为力了。

    一直到唐太宗李世民去世,也只是在用公廨钱的制度勉力支撑政府运转。

    事实上,终大唐一朝,也没有建立起正常的财政税收制度,公廨钱制屡兴屡废,屡废屡兴,伴随了大唐帝国的始终,并由此引起了很多制度上的失衡,财政越来越紊乱,直至进入崩坏阶段,出现了军区节度使自己负责军费筹措,使得节度使成为事实上的地方军阀,打开了安史之乱的大门……

    大唐帝国,也终于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