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简约·浅喜·深爱(2022)154·天天向上

    2022-06-01  木石匣   |  转藏
       

    天天向上(写给孙女、孙子)

        


        “六·一“了。

        掐指一算,我这个爷爷快八周岁了,还真是个孩子。

        日子是2014年7月6日。

         记得这么清楚,是那一天当上了爷爷。

         再,2017年9月12日。

         一朵一果。

         花,开盛夏;果,实秋硕硕。

         “宀“下添丁,一定会有一个男孩儿呵护她的未来,故孙女名“宁”,正好儿子那时在一个有“宁”字的县城工作,巧合的缘,就有了必须。

         生命因接续而精彩。

         感谢孙女,陪我一天一天长大。

        三周多的爷爷,又迎来了“安”,“宀”下有“女”,他一定也会有一个女孩儿与他相濡以沫。

         感谢孙子,再次让我有了极致的美好时光,我变得越来越像孩童。

          很是享受。

          天伦之爱,是上天赐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其它的都不能如此的深刻。

          我把我应时的两本散文集一本取了《一朵一果》,一本取了《安宁》,以姊弟篇的装帧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和内蒙古文化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我对孙子孙女血脉文化传递的最为隆重的尊敬,更是对我生命流向的最为隆重的尊敬。

        《一朵一果》中有这样几段:

        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隔代亲情浓着血脉的延续,在一个女婴的啼哭声中,绵绵而来。

        那哭声令心蠕动,就像是毛绒绒的羽毛在心尖上轻轻地拂过,无法去用语言描述,幸福往复循环着覆盖周身,忘记了困顿,忘记了这地是何地,忘记了自己是何人。

       甲午年农历六月初十,公历七月六日上午的十点二十五分,恍惚的我荣升为祖父。

       妻给孩子起了名,字“宁”。

       字里行间,有太多的寄托和盼望。

        宝盖是“房子”房子里有了“丁”,家有了“安宁”和“宁静”,孩子的人生有了顺达和久长,家族的血脉得以了延续和流动。“宁”字的繁体是“寜”房子里有了人丁和生活的器皿,才能安心,故“宁静致远”。

        另一层寓意,儿子工作的地方曾是辽代王朝的中都,那地名现在以“宁”字作为了开头,故,以示纪念。

       人一静谧,雅韵自来。

        听着自己的生命在婴儿的啼哭中辽远,有了一种超乎寻常的感动,一个人不能千秋,一个家族的血脉却可能万代,这添丁进口的祥和,就成了万代的传承。

        总以为自己还很年轻,才接近天命,不能和祖辈迅速的拉近关系,但岁月总是在你意想不到间,把一个属于你的“职称”烙在了你的生命里,就像那黄皮肤人的胎记,定格为历史的永恒。

        我感谢这世间,把世间这一切的一切,以酸甜苦辣的形式,温暖着我的血液,把我形象成年龄上一种老态龙钟般白发的沧桑。

         楼下是一片水泽。站在阳台上,收入眼帘的是逶迤小路旁的松枝摇摆,微风吹过湖面,纹波徐徐。

        楼上,一个婴儿用啼哭声,安然的把整个世界装满。

         这是写给宁的,更是写给她的未来的。

        今天的宁,二年级了。

         一个十足的小大人。

        她参与过北京电视台儿童节目的演出,在学校开学典礼上代表一年级新生庄重的发言,在二年级参与庆祝建团一百周年大型纪念演出,是地区唯一的一个少年。

         有模有样又俏皮可爱,她把童年装扮的五彩迷离。

         若给她一支笔和一页纸,一会儿就会画出令你想象不到的图案,仿佛就是天成。

         我欣喜着她的长大,我也在长大。

      

         在《安宁》有这样几段:

         迎来一个新的生命,作为祖父母来讲,一定是人生一段曼妙无比的时光。

          时间定格在2017年9月12日,农历丁酉年7月22日午时。

         我第二次以祖父的身份,迎来了新的生命。

         他和我三岁的孙女一样,是我生命的延续。

         守着摇篮,端详着沉睡的婴儿的圣洁的小脸蛋,心中充满着幸福和喜悦之感。

        ------

         安,是宁的弟弟。他散发着奶味的身体,如花香般沁入肺腑,这是原汁原味的生命味道,他  的到来,把我打回到婴儿时代,回归成简单和真实。

          隔辈亲。

          作为父亲时,也许年轻、也许懵懂、也许时光太过于匆匆、也许自己还没有长大、也许为了生存还在不停地挣扎。没有过分的关注、没有过分的焦灼、没有过分的沉醉,儿子却在不知不觉中长大。曾,儿子提过意见,你看我爷爷对我多好,和我聊天,和我玩耍,你就知道训斥我。我却堂而皇之的回答:“那是爷爷,我是爸爸,你看我和你爷爷不也是如此吗?”

            另一辈,若宁,掌上明珠,可以与她尽情玩耍、扯着嗓子唱那不标准的歌曲,循环着讲着一个老掉牙的故事,抛却疲惫拉着她入草莽山川,在野营的帐篷里忘乎所以亲昵,甚至和她一起坐缆车登长城,飞越大半个中国去乌镇水乡,在沙海里翻滚无矩----

          安,来了。

         我一定会变得比童真更加得童真。

           我会更加地不能自己。

           宁来时,我写了一本书,书名叫《一朵一果》封二有宁六个月时的一张照片,我给宁起了一个乳名叫“朵朵”,也许是期盼,期盼着另一个生命的到来,暗自里已经起好了他的乳名“果果”。

           安来了,他如天国的使者,以甜蜜祥和的睡眠,闪现着谜一样的微笑,散发着秋天沉淀中的麦香,成了神秘而又是必定的那种想象的硕果。

           恰好,我整理族谱已经接近尾声,《序言》落款的日子,就选在了安出生的那一天。

          安,是北宋“杨家将”克什克腾后裔,杨业之嫡后,族谱列44世。

          我校修的族谱,安作为最近的一代,成了族人隆茂的千年想象和亿万斯年的寄托。

          即将被“中国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杨氏族谱》,成了献给安最好的生命礼物。

           婴儿的屋,是上帝的花房,他的小衣服、小被褥洗净了,叠放在那里,弥漫着新生命的浓郁清香------

           再读,我都觉得被幸福灌得满满的。

      

          安出生后的第十五天,大病的我在北京朝阳医院做了第一次头部手术,植入了五个钛金圈,又两个月后第二次手术植入一个支架,术后恢复的非常好。

         感恩他给我带来了生命的福泽。

         是安的安排,我必须得陪好他,还要走很很长长的一段路,我还得和他一起长大,不容我有半点推辞。

          四年半过去了,身体棒棒的我和安与宁一起,顽皮着再长大。

          攀长城,享受渤海湾的海浪,登承德小布达拉宫感受生命的浩渺,节假日能出去的日子就把帐篷搭在可能的山谷,嬉戏溪水,听闻鸟声和蝉鸣……

           成为自然的同时在回归为自然。

            安,动手能力和空间思维能力异于常人,凡是有图说明的组装玩具,不管多么复杂,他都能按顺序逐项组装完毕。这若给了我,很为费劲,甚至会放弃。他让我这个爷爷甚是汗颜,真的该拜他为师了。

           他言辞诙谐,组词精确,若忽然来了句评价你的话,让你忍俊不止,可能还是成语。

           走在街上,他会指着门牌和图匾摇着脑袋告诉你某个字叫什么,自信的了不得……

            安,幼儿园中班,“跳级“来的。

            生日虽小,但不输于同学。

         一二一,齐步走。

         越走,越年轻。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孩,那个小孩,相信魔法和童话。

         本来的小孩和现在的小孩,我和我的孙女孙子。

        不是我陪着他们,而是他们陪着我。

         他们魔法的把我又变成小孩,我恢复为童话。

          谢谢!

          安宁。

          有了你们,一切皆甜。

          我和你们一起,天天向上 !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