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2022-05-09  视觉志   |  转藏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可恶,又被朴树给“骗”到了。

    最近,一条“唱平凡之路的朴树一点也不平凡”的话题突然冲上了热搜榜。

    小视一脸疑惑地点进去,又一脸震惊地走出来。

    原来,一向以“穷”著称的朴树居然是“书香门第,豪门之子”。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的父母到底有多牛呢?

    父亲濮祖荫,“地球空间双星探测计划”发起人之一,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妈妈刘萍同样优秀,曾任教于北大,是我国首代计算机女工程师。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网友们纷纷感叹:

    “以前觉得他爸生了个才子,现在才知道他爸生了个逆子。”

    “原来平凡的竟是我自己。”

    没想到,在娱乐圈低调如此的朴树能够以如此的方式登上热搜。

    但,对于朴树来说,似乎是正常的。

    这个一直以来都与娱乐圈规则背道而驰的“少年”,从来都是与众不同。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横空出世的音乐天才

    朴树并不是天生就属于音乐的。

    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北大教授,朴树从小就被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家里给他设计好了标准的“高配人生”:念完北大附小,上北大附中,然后上北大,接着出国。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但,小时候的朴树敏感、脆弱、孤独,老师给他的评价是“思想太复杂,想得太多”。

    “小升初”那年,朴树以0.5分之差错失了父母心中心仪的初中。

    这0.5分让朴树觉得非常对不起父母:“真是觉得低人一等,你没考上,你爸妈都没法做人了。”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他变得更加孤僻和叛逆,情绪跌到谷底,家里请医生给他诊断,结果是青少年抑郁症」

    哥哥濮石给留给他的一把吉他,成了他的寄托所在,也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1993年,朴树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可他对上大学根本没有兴趣,最常做的事是和一群人玩音乐,在酒吧演出。

    大二那年,朴树决定退学,专注搞音乐。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在那个时代,这是个很傻、很疯狂的选择,质疑、猜测也随之而来:

    “北大教授的儿子退学去搞音乐?”

    所有人都仿佛在看他的笑话。

    但父亲却给了朴树最大的尊重:

    “我自己不懂音乐,但我尊重孩子的兴趣。音乐是他的生命,正如学术是我的生命。”

    那时,朴树已经写了几首歌,但没钱,也不想靠家里,便问一个朋友,如何赚到钱,朋友说你找一个人把歌卖了啊。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找到了高晓松。

    彼时,高晓松正凭借校园民谣红到爆棚,整天拿着一部“大块头”手机,招摇过市。

    有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一个有些结巴的声音说道:“你是高晓松吗?”高晓松说:“是。”

    对方又特别简洁地自我介绍:“我是濮树,我想卖歌。”

    这一下,高晓松来了兴趣,两个人约好在小树林外面见面。没想到,见面的时候,高晓松见到的却是一姑娘。

    高晓松开玩笑问姑娘:“你是电话里那濮树吗?”姑娘说:“我是他女朋友,他不太好意思见人,在小树林里躲着呢。”

    高晓松走进树林,看见了朴树,“又高又帅,忧郁的脸,发型很奇怪”,这是高晓松对于朴树的第一印象。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随后,高晓松听了朴树的歌,又惊又喜,“嗓音脆弱动人,听得我浑身上下乱掉鸡皮疙瘩。”

    高晓松问他:“你唱得这么好,为什么要卖歌呀?自己唱多好啊,形象也好。”

    朴树当即回了一句:“我觉得你们音乐圈里的人都是白痴,我只想卖歌赚钱,赚了钱我自己做唱片。”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图源:高晓松《矮大紧指北1:文青手册》

    任谁听都会觉得他“傲慢、无礼”,但高晓松却觉得,这孩子挺有志气。

    于是,在高晓松的牵头下,朴树成为了麦田音乐旗下的一名签约歌手。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1999年,26岁的朴树推出他的首张个人专辑《我去2000年》。专辑发行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便狂销30万张,红遍了大江南北。

    千禧年的街头巷尾,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那个清冽又带点沧桑感的歌声。

    那些花儿音乐:朴树 - 我去2000年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可谓一出道即登顶。

    但在做音乐的道路上,朴树是一个相当难搞的人,执拗地走着一条吃力不讨好的路。

    他慢得像蜗牛,从不肯偷一点懒。

    “偷过一次懒之后,你觉得我偷了这次懒,老百姓没听出来,然后就会无底线下去。”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可能许多人都没注意到,出道26年,比起周杰伦、许嵩,朴树的产量低到可怜,个人专辑只出了3张。

    创作《平凡之路》,他憋了十年。《猎户星座》,他做了七年。

    做第一张专辑,一开始是高晓松操刀,但高晓松录得“很痛苦”,因为朴树太追求完美了。

    又请来了知名制作人张亚东,同样录得非常艰辛,两人有分歧,朴树一点都不让步。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图源:高晓松《矮大紧指北1:文青手册》

    曾经两个人因为一首歌大吵了一架,朴树想磨,想慢,张亚东要确保交工,要快。

    意见不一致,气得当时朴树直接扔给了张亚东,最后,阴差阳错成就了《New Boy》这首歌。

    NEW BOY音乐:朴树 - 我去2000年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但,朴树一直觉得这首歌对他来说,是个污点。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这个不满意在他心里放了近20年,后来他为这首歌重新填词,又出了满意的新版本——《Forever Young》。

    Just那么年少,还那么骄傲
    两眼带刀,不肯求饶
    即使越来越少,即使全部都输掉
    也要没心没肺地笑

    张亚东说:“他是真的热爱音乐,他并不想靠音乐让自己赚到多少钱,而是更加珍视他与音乐之间的关系,跟他相比,我更是一个俗人。”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一直以来,他都视音乐为生命,保持着对音乐的虔诚与热爱。

    于是,我们才能理解,为何他在唱起李叔同的《送别》时,情到深处热泪盈眶。

    才能理解,他为何会说:“如果自己能写出这样的作品,此生无憾。”

    他将一腔热血都献给了音乐,这样的赤诚太少见。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奄奄一息过,才是真正的我”

    只是这样的赤诚在纷繁复杂的娱乐圈里,注定坎坷,走红带给朴树的,不是名利双收,而是恐惧和焦虑。

    第一张专辑火了,朴树被邀请去参加2000年的春晚。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那时,多少人挤破头想去参加春晚,然而朴树一点兴趣也没有。公司上下连说带劝:

    “你应该去占领这个阵地,让它有点年轻人的东西。”


    朴树终于肯了,可刚到彩排阶段,他就崩溃了。

    要说违心的话,要假唱。他不乐意,留下一句“我做不到,我不上了”便跑了。

    经纪人打电话质问他:“你丫的知道你如果不上台,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公司有多少人,会因为你丢饭碗?!”

    为了不影响员工们的生计,朴树痛哭过后还是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他说,那会儿他心里特别瞧不起自己。

    除夕夜,春晚舞台上的朴树孤寂、落寞,与欢乐腾腾的氛围格格不入。

    以致于朴树的父亲看电视的时候,忍不住问妻子:“他怎么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谁得罪他了?”

    春晚过后,朴树更火了。

    4年后,朴树出了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专辑横扫国内各大奖项。

    生如夏花音乐:朴树 - 乐人·Live:朴树“好好地II”巡回演唱会上海站(Live)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内陆最佳男歌手、内陆最佳唱作人,内陆最佳专辑,内陆最佳制作人……

    一路高涨的人气,将朴树的演出身价推进国内前三。

    这一次,公司给他安排了全国巡演,一共52个城市。

    他想好好写歌,想给自己留一块清净之地,但日复一日的演出与通告,让他疲惫不堪,失眠、焦虑都找了上来。

    朴树精神上终于“扛不住”了,他每天什么都不干,只去坐地铁,从起点坐到终点,再从终点坐到起点。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接下来的几年,他拒绝再写歌。

    制作人张亚东求他:“再发一张专辑吧!”


    朴树反问:“为什么要做?”

    “可以赚钱啊。”

    “为什么要赚钱?”

    张亚东无言以对。

    2009年朴树和麦田合约到期,他没再续约,彻底成了自由人。

    为了调整自己的状态,朴树去各地旅行。

    他一个人背着包,去印度恒河边看日出;去新德里的贫民窟,和小男孩一起踢球;给那里的老人听自己的新歌;看那里的人,无忧无虑地放声歌唱。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后来,在妻子的建议下,他在北京的郊区租了一栋房子,和两只狗为伴,在那里遛狗、买面包,寻找生活的寄托。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某种程度上,妻子吴晓敏也给了他最大的支持。

    病情最严重的时候,朴树三十多个小时米水不进,吴晓敏就一直陪着他劝着他。

    有一段时间,吴晓敏甚至完全停工5年,陪着他一起听歌、看电影、跑步、看球。

    别人都不懂朴树,只有她懂他,不束缚他。

    她甚至掷下豪言:“没关系,他一辈子不赚钱,我也愿意养他。”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又重新上路了。

    很多人觉得他走得太容易,甚至无法接纳他的痛苦,一度质疑他:“朴树,你就是在撒娇。”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条“重生”的路到底有多难走:

    “(那几年)看不到希望,从各方面都看不到希望,甚至想到过放弃生命,就是生不如死嘛。”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最糟糕的时候,他不能见任何人,然后拼命说服自己,安抚自己:

    “你现在在想的一切,都是错觉,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安安全全地把今天晚上度过去,明天早上醒来你会看到一个新的东西。”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但这或许才是最宝贵的——

    只有在跌倒谷底时,自己经历过,感受过,我们才学会爱自己,找到真正的自己,接纳自己。

    2014年,《平凡之路》诞生了。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平凡之路音乐:朴树 - 乐人·Live:朴树“好好地II”巡回演唱会上海站(Live)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这一年,朴树41岁。

    在远离娱乐圈之后,他找到了自己内心的答案:

    “跟行业保持距离的这些年,我的头脑更清楚了,也知道了我要什么,要做什么样的人。到底还要不要做音乐,我觉得我想清楚了,可以再回来。”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归来仍是少年”的真

    很长一段时间,大家眼里的朴树都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

    未成名前,骂音乐圈里的人都是「白痴」。

    二十年后,他写文章《十二年》,依然直言:

    “明星这个词昂贵而无趣。而这个行业保守,短视,贪婪,僵死,象涂脂抹粉的尸体。”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图源:朴树微博

    第一张专辑大卖,和大家一起跑宣传,车还在路上,他突然要求停车:“夕阳特别好,我要下去看。”

    高晓松问:“那我们也没法在高速公路上等你呀!”

    他回:“你们先走,别管我了。”

    结果,他抱着吉他唱着歌,夕阳下走了回去。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消失多年,头回上综艺,他又因为“缺钱”火上了热搜。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2016年,朴树作为王子文的助唱嘉宾,参加综艺《跨界歌王》。

    主持人问朴树为什么愿意来,朴树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说实话,我这一段真的需要钱。”

    第二季他又来,还是没钱了。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参加《乐队的夏天》总决赛,节目录到一半,因为睡觉时间到了,朴树直接宣布提前离场,

    “我......我那个,到点了,我得回去睡觉了。”

    连一旁的马东就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样的“离经叛道”。

    但看似“离经叛道”的背后,是他永远不会为了一个设定,不会为了工作去改变自己。

    喜欢的就去坚持,不喜欢的就足够坦诚。

    2020年,朴树被邀请参加《明日之子乐团季》,他答应了,因为他想去看看现在的年轻人是什么样。


    “就是在你很焦虑的时候,你突然到了一个场合,你看到无忧无虑的年轻人,就纯纯粹粹的年轻人,你就觉得这是一个世界吗?”

    合约只签了三期,但三期过后,朴树说,他想录完。

    “那个场域、那些孩子让我挺震撼的,我非常喜欢那些孩子。”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这一次,他打破了自己的原则,待到了最后一集。

    参加《我的音乐你听吗》节目,被误解为“被迫营业”。

    朴树专门发长文澄清,说自己不是被迫营业,是真的觉得好玩,是在认真地和后辈沟通交流。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他常常因为“缺钱”而引起争议,有人说他是假清高,一边鄙视演艺圈的规则,一边享受演艺圈的红利。

    但没人理解,他内心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为了出专辑,为了组乐队,为了生病的队友……

    曾经朴树的邻居找他借钱,他二话没说就给了他30万,然而,没几天,这位邻居就跑路了。

    后来,经纪人找到了这位欠债的人,朴树只对他说了一句:“还不上钱以后别来见我啊!”

    朴树乐队的吉他手程鑫患了胰腺癌,朴树带着他四处治疗,花光了自己所有的收入。

    没有钱,他就打算“卖身”,签约公司。

    2005年,朴树在河北某贫困县匿名捐了一所希望小学,当地政府查了很久才确定是他。

    但他拒绝公开,更不许用他名字命名。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总有人问,为什么那么多人爱朴树?

    或许是因为,即使他拧巴、矛盾,但他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脆弱与挣扎。

    或许是因为,无论是从小朴,还是到朴师傅,他心里干干净净,无论过了多少年,依然纯粹、敏感,宛若始初。

    就如李健曾经所说:

    “朴树最吸引人的是少年的沧桑,他年龄已经不是少年了,但他呈现了那样一个状态,不会觉得做作,觉得他很真诚,这就是他的魅力,他可能到50岁还是这样的音乐风格,但你依然会接受。”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在复杂的娱乐圈,朴树将精致的灵魂全装在歌里,展现给我们的是一份独有的“真”。

    从1999年到2022年,世界已变化太多,但朴树依旧是朴树。

    不炒作恋情和婚姻,不做宣传,时常消失在娱乐圈。

    他是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少有的清醒之人。

    他伫立在人间烟火之外,唱着自己喜欢的歌,活在自己炽热的世界里。

    他的身上,有着这个时代所缺少的单纯、坚守,有着我们最向往的赤子之心。

    很喜欢高晓松的一句话:

    “20年人来人往,你还在,不是因为你爱这圈子,是因为这圈子爱你。既然生如夏花,就不怕秋风凛冽,竹林是为弱者备的。”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歌手有很多,可朴树只有一个。

    点个「在看」,祝福我们的“少年”。

    谢谢他曾经惊艳过我们的青春。

    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总有人,此去经年,归来仍是少年。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参考资料:

    视频:《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

    视频:《如是》第一期

    高晓松《矮大紧指北1:文青手册》

    朴树,内娱最低调的男星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