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袁维龙丨父重如山

    2022-05-09  新用户6981V1ce   |  转藏
       

    父亲性格刚烈,脾气暴躁。母亲说他是“属炮引的,一点就着” !他信奉“棍棒出孝子,严师出高徒”的封建礼教,虽然接受过多年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但是他的“家长制”、“一言堂”观念始终没有动摇过,
    一次,我和三弟维相想帮助老人家改改脾气,结果适得其反。我陪着小心说:“你是老干部,组织能力强,经验丰富。你和我、小三都是党员……”下面的话还没说完,惹得父亲勃然大怒,他拍着桌子破口大骂:“什么党员,我是你老子,你是我儿子,你少给我来这一套!”饭也不吃,酒也不喝,拂袖而去。

    我和维相都住在城里,经常回去看望二位老人。有时因工作忙,顾不上回家,父亲总会来看我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吃顿午饭就回家。有一次,我勉强留他在我家中过夜,爷俩谈的很投机,我就大胆地放开了,我说老爷子:“您经常来这住一阵子。我给你提三条意见:一是你不要参政,我现在大小也是一个领导,同志们来汇报工作,你总爱表态,这样不好,今后遇到这种情况,您不要插话;二是您不要当我的家,我的孩子也大了,他们也快当家了,您再不让我当家,我这辈子就当不成家了;三是我家来领导吃饭,您不要陪客。来了亲戚自家您只管陪……”。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怒气冲天了,骂道:“放屁,我当了几十年干部还不知道怎么说话!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只要我的眼睛圈子转,这家就是我当了!你这条件我办不到,我饿死也不会住你这!” 他气的第二天还沒亮就步行几十里回家了。何道珍埋怨我说:“你也不是不知道老头的脾气,你把他气走了,包的饺子也没吃,老头这大年纪了,气病了咋办!” 我心里也有点后悔。
    父亲的霸道是出了名的。晚辈多数挨过他的打骂,但都敬重他老人家。但每年大年初一,都来给他拜年。老老少少几十口子,父亲亲自下厨做菜,摆上三、两桌,让他们尽情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后来,父亲年事已高,我劝他过年不要再招待了。父亲反而批评我道:“你这是啥话?我是族长,不给我拜年给谁拜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就是热闹这一下吗?”执意请人做饭,大摆酒宴。我村接任他的几个支书,有的是他培养的,有的是他的晚辈,几乎都挨过他的骂。事后我和维相总向人家道歉。父亲在村里党员、群众中还有很高的威信,爱说公道话,也替村干部做一些工作。农业税,还有什么摊派提留之类,父亲总是提前交,并主动送到村干部手上。村干部也常常以他为榜样,说“老支书(指父亲)都交了,你们的咋还不交?”多少还有点号召力。常常春节过后一群村干部拿着一纸“优秀党员”奖状,登门表扬,父亲总是非高兴,倾其所有,热情招待,吆五喝六,大伙尽醉方休,尽欢而散,中间的隔阂也就烟消云散了。

    父亲对孩子打中有爱,骂中有亲。尽管他性如烈火,但毕竟改不了为人父的深情和天下父母的爱心。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他在左店公社当干部时,被称为“三鸡”干部,一个月30元钱,只够买三只鸡,既便如此,他每次回来,总是买一布袋米,补充家中口粮不足。我们兄妹几个都成家了,他年纪大了,爱子女之情越来越深。他一天也闲不住,除了农活外,还做饭,洗衣服,砍柴,喂猪……。我们劝他这么大岁数了,吃不愁,穿不愁,手里不愁钱花,不要再干了。他总是反过来做我们的工作:“我干活是自愿的,你们对我这么孝顺,白吃我心里过意不去;再说干活也是锻炼身体,你们城里老人不也喜欢锻炼吗。干活和锻炼是一码事。”我们只好依他。
    我们袁家塆现在已经发展五个家庭。每家都要喂一头猪过年。父亲争强好胜,重量上一定要超过他们。有一年,父亲喂的猪宰杀了,净肉二百八十斤。我侄子袁本荣杀猪,请他“扯猪腿”(吃饭),一过称比父亲喂的猪重了五斤。老人家气的连饭都不吃,拔腿就走,还大骂道:“他妈的,袁本荣会喂啥猪?倒比我的猪肉重,扯鸡巴蛋!”立马就用三百元,买了个填嘈猪,第二年杀猪果然比他家多了几十斤肉。他高兴地把袁本荣一家老小都请来“扯猪腿”。

    我的父亲是新中国第一代农民,他身上留下了封建社会的深深烙印,作为子女,我们不能苛求他老人家像青年人那样去接受新事物,去改变他的观念。父亲是可畏、可敬的。他和母亲青年相伴,白头偕老,二老年过八旬,母亲体弱,基本上“离休”了,父亲忙里忙外,毫无怨言。有时发脾气,也只是骂两句,没有动手打过母亲。他内疚地对我们说:“你娘年轻受了不少罪,我现在是还她的人情帐,她活一天我服侍她一天!”老两口月老作何,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磕磕碰碰,恩恩爱爱,生育儿女,甘苦与共,七十年余年伴侣生活有颜有色,有滋有味的,到老四世同堂,衣食不愁,很有幸福感。    
    我敬爱的父亲于2011年逝世,享年九十岁。

     

    作 者 简 介

     
    作者简介:袁维龙,原信阳电视台副台长,高级编辑、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5年9月退休。现任信阳广播电视台老党员支部书记、《老记者视野》杂志总编辑。从事新闻工作五十余年,先后撰写新闻等各类稿件6500余篇,发表论文40余篇。有71篇(件)作品在省级及国家级获奖,公开出版《一滴集》等10部个人专著,计400万字。主编和与人合作主编《多彩的岁月》等14部书,计500万字。2015年被评为河南省模范老新闻工作者, 2017年被评为河南省离退休优秀党员。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