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世界上本没有人,那么“第一个人”是如何出现的呢?

    2022-04-20  宇宙时空探索   |  转藏
       

    常有人问:世界上第一个人是谁?这人从何而来?严格的说,这种问题就像是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是没有答案的。因为最科学的人类起源学说就是进化论,而进化论认为世界上一切物种都是一个渐进演化变化的过程,没有什么第一个。但如果一定要找到第一个人,我们就先来说说一位科学挖掘出来的第一位祖先。

    人类可追溯的第一个现代人祖先是非洲“线粒体夏娃”。

    这个“夏娃”并非圣经里的神话夏娃,而是现代科学进行人类基因组测序,通过线粒体DNA追踪,寻找出现代人类迁徙路线图,从而追溯到现代人类最早祖先,因此这位“夏娃”又叫“线粒体夏娃”。

    基因迁徙路线图研究表明,人类最早的祖先是起源于非洲,一群早期智人在20万年前就非洲定居生活,他们的后代在大约10万年前向世界各地迁徙,许多人的后代最终都没有得到延续,现在延续下来的后代最后都追踪到一位母亲,就是这位“线粒体夏娃”母亲,至于她长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令人惊恐的是,现代人类70多亿人口,都是起源于这一个“线粒体夏娃”母亲,1位女性繁衍出70多亿后代,太不可思议了吧?

    基因线粒体分析还表明,这位“线粒体夏娃”母亲的后代分布在各大州,在距今7万年的这段时间,只有36位母亲留下了后代,也就是说,现在地球上存在的70多亿人口,都是这36位母亲的后代,而这36位母亲,都是“线粒体夏娃”母亲的后裔,因此人们把这36位母亲称为“宗族母亲”。

    一个母亲怎么可能繁衍出这么多的后代?

    有人会说,难道那位夏娃母亲生了成百上千个后代?这怎么可能呢?是的,这种怀疑是有道理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诞生那么多后代呢?其实这种想法是没有空间拓展的思维想象力,走了局限于牛角尖的思路。

    研究认为人类现在基因线粒体研究,最终指向一个母亲,是经历了至少10万年的延续。这位母亲或许只生了一两位女儿,而这一两位女儿又每人生了一两位,这样呈指数级增长,我们想想现在会有多少人?事实上这位母亲也可能生了四五个或者七八个女儿也未可知。

    这些女儿们也可能并没有全部存活,只有两三个存活延续,这样一代代延续下来,数万年间,很多代以后,还有36位幸存下来,而与这36母亲同时代的人也还很多,只不过其他母亲的后代在几万年艰难的竞争中,没有女儿延续下来而已,而36位“宗族母亲'的后代有幸成为现代人各个族群。

    因此虽然“线粒体夏娃”母亲时代并非她1位女性存在,但流传至今的只有她的血脉。

    人类基因组计划被视为科学界“生命登月工程”。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很多人不相信,这可以理解,我开始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仔细研究了有关资料后,觉得这个世界就这么奇妙,就像在无数星球里,迄今还没发现除了地球有另外的生命存在一样,生命的出现本身就充满了偶然性的奇迹。人类的遗传当然也充满了偶然和幸运。

    但这个幸运是被科学发现的,我们要尊重科学,是因为科学是以科学的精神和方法得到的一个可证伪的结果,它允许任何人去推翻它,但必须要有证据和有一个大家认同的方法和逻辑。我当然无法推翻这个结论,所以我只能承认它。一些人不承认只是凭空想象,凭着吃饭拉屎的生活逻辑就想推翻科学论断。

    人类基因组计划由美国科学家在1985年提出,1990年正式启动,有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中国等6国科学家参加,经历13年努力,耗资数十亿美元,于2003年宣布完成了《人类基因序列图》,被誉为“生命登月工程”的伟大壮举。

    这项工作的主要内容是破译人类细胞核中的遗传密码,人类23对染色体上有10万个基因,约30亿个碱基对,破解了这些密码,将对人类生命和健康长寿起到质变飞跃的认识作用。

    线粒体追踪只是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后的一个副产品。

    线粒体追踪研究计划的真正项目名称为“人类迁徙遗传地理图谱计划”,实际上是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后,进一步深挖人类奥秘的一个深化链计划。很多人闹不清基础研究(基础科学)有什么作用,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把基因组计划作为一项基础科学,“人类迁徙遗传地理图谱计划”就是建立在这项基础研究上的应用,属于应用科学的范畴,或者可以称为技术应用。

    这项计划由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起,由IBM赞助,我国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参与并承担了远东和东南亚地区DNA的取样和研究。

    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威尔逊遗传小组,研究了世界上各个不同种族人群的线粒体DNA,发现全人类的线粒体DNA基本相同,差异极小,平均歧异率只有0.32%左右。线粒体DNA是很难改变的,几万年才会有极其微小的变化,而线粒体DNA只能是严格的母系遗传,因此从逻辑上来说,全世界各种族居民最终都只能是一个共同的女性祖先。

    根据线粒体DNA这个严谨的遗传信标一路上溯追踪,发现只有36位母亲的后代一直传承至今,这些母亲每人至少生了2个女儿,并且一路开枝散叶流传至今,而其他的母亲或许有儿子流传下来,但女儿最终没有得到流传。线粒体DNA只能追溯母系,男性遗传信标为y染色体DNA,而人类从非洲迁徙世界各地更多的是以yDNA为信标。

    yDNA追踪中国人起源。

    在一个叫“牛津祖先”的网站上,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网站上查阅追踪到自己的“宗族母亲”或父系祖先,世界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网站上认祖归宗。我也到看了一下,那里既可以查阅自己的母系祖先,也可以查阅父系祖先,但要找到你的祖宗,父系母系要分别一次付费199英镑起,英国或者爱尔兰人则只需50英镑起。

    线粒体DNA追踪到的36个“宗族母亲”分布在非洲有13个,印度、澳大利亚、中亚有7个,欧洲有7个。至于还有9位“宗族母亲”的分布情况,并没有这方面的资料。通过对欧洲的7位”宗族母亲“研究表明,她们分别生活在1~4.5万年前。

    yDNA追踪表明,中国族群是一支带有M122突变基因的南亚语人群,三、四万年前从东南亚缅甸一带进入中国现在地域范围,有两个进入口,一个在云南,一个在珠江流域。后来云南入口分为2条路线,形成总体3条路线的迁徙过程。

    研究还表明,汉族和藏族最为亲密,1万年前还是一个种族,但由于一部分人走向了高原,一部分人走向了平原,环境气候不同,基因开始适应环境而变异。5000年前汉、藏两个民族才开始呈现出各自的特色,而藏族那一脉又分化出了景颇族、彝族等。而我们中国五十多个民族都是M122基因这一支南亚语人群分化出来的,身上都带有突变的印记,因此同气连枝。

    从现代人都归宗于“线粒体夏娃”一个母亲来说,全世界人种都是同气连枝,都是兄弟姐妹。

    人类祖先再往上追溯,就不是“人”了,但依然算是人的“祖先”。

    研究表明,人类从猿渐渐演化成为远古人,曾经有过多个分支,至少有15个人种,包括中国北京人这种直立人、匠人、海德堡人、尼安德特人等,但都灭绝了,只剩下1个人种,就是智人。而非洲“线粒体夏娃”就是早期智人,是现代人类的正宗祖先。

    这些人种在几百万年的历史长河中生活过。再往上追溯,就是各种古猿了,这里面有腊玛古猿、南方古猿、森林古猿、埃及古猿、原上猿等等,它们里面有人类的祖先,也有黑猩猩等其他灵长类的祖先。

    再往上追踪,就到了白垩纪、侏罗纪,那时还是恐龙的天下,哺乳动物还没有发达起来。人们发掘出一只老鼠样动物,在恐龙霸权下顽强生活在1.6亿年前。这是最早发现的真兽亚纲动物化石,被认为是最早的哺乳动物,是哺乳动物的祖先。人类是哺乳动物,因此也可能是人类的祖先,由此科学家们把它命名为“中华侏罗纪妈妈”。

    再往上追溯到地球生命诞生不久的40亿年前,第一个原始细胞诞生,现代的所有生物都起源分化于那个细胞,现代基因分析认为,世界生物亿万种都同源。

    综上所述,不存在所谓“第一个人”。

    如果你相信科学,相信进化论,就没有所谓的第一个人。但如果你要毫无根据的想入非非,或者相信上帝造人,女娲造人的神创论,这种毫无根据的妄言当然可以任意臆造出第一个人。圣经里说第一个人是亚当,然后亚当抽出了自己一根肋骨,造出了第一个女人~夏娃。

    这种造人说女人是男人造就,因此重男轻女就有了十足的理由。既然如此,又何必有此一问呢?我相信有诸如此类疑问的人并不一定相信神创论,只是一种基础科学素养缺失的疑惑而已,希望本文能够帮助到这些朋友辨识出一个是非。

    在此特别说明,关于线粒体DNA追踪得到的“夏娃理论”,科学界也还有很多争论,尤其是考古界,不太认同这种说法。这是两种不同标准的争论,是科学界的事情,我们吃瓜群众实在无法去明辨这些是非。但我相信基因是没有人能够篡改的,比更多依靠经验分析的考古学应该更有说服力。君不见那些鉴宝节目,著名“专家”也有走眼的时候,一锤下去把真货给砸了?

    不管怎么争论,世界上没有所谓“第一个人”存在,是科学界的共识。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