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袁维龙丨酒的两分法

    2022-02-12  新用户6981V1ce   |  转藏
       

    酒的两分法
    袁维龙

    “酒”这一晶莹之物,千百年来,与时俱进,畅销不衰。传说杜康造酒,醉倒刘伶三年不醒。刘伶是晋代“竹林七贤”之一,也是个人物,竟如此有失大雅。本人与酒结缘六十余年,多亏老父亲当大队干部,那时不兴公费招待,上级领导下来检查工作,都是请到家中,自费招待。亲朋好友更是常来不断。每逢此时,我母亲总是千方百计炒几个菜,父亲作陪吃酒。客人走了,父亲晕了,母亲累了,我是老大,十来岁,自然由我代劳收拾碗筷,桌子上几小杯残酒我全承包了!幼时我就发现本人是个天生的饮君子,往往当时喝的晕晕乎、飘飘然,大睡一觉便酒劲尽消。一来二往,越喝越会喝,越喝越能喝。二十几岁便“双手会打挙,一斤撂不倒了!”截至目前已喝进去至少四千多斤酒,自以为也算个“酒中豪杰!”

    我曾在信阳县广播站工作了十四年,当过编辑记者、副站长,结识了几个好酒之友,经常狂喝豪饮,因年轻抵抗力强,有时边吐文章边吐酒!虽然没有影响工作,但也有微词,我暗自把酒戒了。

    一天编辑部主任唐道武(后任信阳周报副总编)问我:“老哥,这些天咋没见你喝酒哇?”

    我说:“戒了”。

    他大惑不解:“戒酒干什么?”

    我说:“以后喝酒注意点,有人说咱们哪像文人,简直是酒鬼!影响不好!”。

    道武正色道:“什么影响不好?咱也没发酒疯,沒闹事,也沒影响工作,历史上哪有文人不喝酒,咱大小也算个文人怎能不喝几杯?你不喝我喝!”他从屈原讲到李白杜甫,从陶渊明讲到曹雪芹,振振有词,我很赞成他的观点,于是又喝。

    中国酒文化着实博大精深,据说发明者,一为仪逖,二为杜康。仪逖是夏朝人,杜康是周朝人。究竟谁是造酒的祖宗,尚待史学家去考证,但中国酒的历史与中国文明史可以同根溯源是不用质疑的。难怪几千年来酒水不断,饮者愈众。道武讲的古代文人善饮,是有根有据的。其实,近现代的文学泰斗饮酒者也数不胜数:鲁迅先生写过一篇小说叫《在酒楼》,如果说先生不饮酒怎知饮酒的奥妙?他的父亲确爱喝两杯,周作人在一篇《谈酒》的文章中说:“我的父亲是很能喝酒的,我不知道他可以喝多少,只知道他每晚用花生米、水果下酒,且喝且谈天,至少要花费两点钟,恐怕所喝的酒一定不少”。郭沫若、郁达夫,更是豪饮,在上海十里洋场常常喝的酩酊大醉。叶圣陶、丰之恺都是“酒肉不忌”。叶圣陶老先生嗜酒到老“每餐必陶然一番”,语言大师老舍说:“要不喝醉一回还算什么英雄好汉……!我可是喜欢喝两杯儿,因吃酒我交了不少朋友”。梁实秋更是赤裸裸地说:“酒实在是妙,几杯落肚之后就会觉得飘飘然,薰薰然”。他说他在青岛:“看山观海,久了也会腻烦,于是呼朋聚友三日一小饮,五日一大宴,豁拳行令,三十斤花雕一坛,一餐而馨。七名酒徒加上一名女士,正好八仙之数,乃自命为酒中八仙”。梁实秋到底是个大学问家,喝起酒来还男女搭配,雅兴艳福一举双得。

    古往今来好酒者,岂止文人骚客?上至皇帝老子,下至平民百姓,英雄豪杰,赳赳武夫,多为好饮者。文王饮酒千盅,始皇饮酒斗量,曹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关公溫酒斩华雄,武松十八碗过景阳岗……。都是喝的何等灿烂辉煌!

    古今中外,欲戒酒者有之,大都不果而终。汉萧何制定法律禁酒:“三人以上无故群饮,罚金四两”。四两黄金数目不小,但依然“处处笙歌,飞觞醉月”。美国-1920年严厉禁酒,有始无终。前总统尼克松访华遇见了中国茅台,连呼“好酒!”你斟我饮,无意辞杯,若不是宽厚的周总理劝阻,差一点大醉昏然,丢了国格。俄罗斯政府也曾颁布禁酒令,据到俄国溜达过的消息灵通人士讲,那里官场、民间饮酒比我国有过之而无不及。纵观古今中外,何曾离开一个“酒”字。况且眼下喝酒成风,我们岂能独善其身?难道世人皆醉而独醒否?我们饮酒不能与圣贤为伍,不能与权贵相攀,不能与文豪相比,不能与英雄共论,只不过借酒助兴,借酒取乐,借酒交友,借酒解困,借酒浇愁而已。不怕网友笑话,老朽年近八旬,每逢酒场尚能饮二两。酒还真的帮了我的大忙,我的省级及全国各类获优作品有七十余篇,百分之八十是酒后写的。1989年河南日报开辟《新中国成立四十周年征文》专栏,我几次跃跃欲试投稿,都因有事耽误了,有一次夜晚我喝的大醉,“放罢鱼秧”(吐酒)便睡,半夜突然醒来,翻身起床,拉开台灯就挥笔写稿,写完了又睡。第二天清晨洗漱完毕,想起似乎昨天夜里写了点什么,翻开稿纸一看,字写的像风吹杂草,东倒西歪,一半不认识。我顺着念了一遍,不由得大喜过望;是一篇很好的通讯,从几个小事中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信阳茶乡的变化。我把题目改为《浓浓茶乡情》,略加修饰,便抄寄给《河南日报》,不几天就刊登了,评比揭晓,居然拿了两个第一:《河南日报》国庆征文一等奖,河南省好通讯一等奖。据说应征投的稿有一千多篇哩!

    以上都是酒话,似乎对酒褒奖太多,望读者切莫论真,切莫效仿,其实酒有两面性:因为酒有两面性,“渴时滴水如甘露,醉后添杯不如无”,“借酒浇愁愁更愁”!酒可以招来是非,可以伤了和气,可以惹祸,可以树敌,可以丢丑,可以腐败,可以掉官,可以伤身,可以害友,可以乱伦,可以折财,可以短命,可以仕途荒废,可以杀身,可以家破人亡!可以丧权辱国,可以……!

    正是,事事都得两分法,如若偏面会伤人,劝君饮酒要适量,不能酗酒埋祸根!

    作 者 简 介

     
    作者简介:袁维龙,原信阳电视台副台长,高级编辑、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5年9月退休。现任信阳广播电视台老党员支部书记、《老记者视野》杂志总编辑。从事新闻工作五十余年,先后撰写新闻等各类稿件6500余篇,发表论文40余篇。有71篇(件)作品在省级及国家级获奖,公开出版《一滴集》等10部个人专著,计400万字。主编和与人合作主编《多彩的岁月》等14部书,计500万字。2015年被评为河南省模范老新闻工作者, 2017年被评为河南省离退休优秀党员。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