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未婚妻得了绝症,她走后我才得知真相

    2021-12-02  我是钱某某   |  转藏
       
    我爱上的第三个女友,离开了我,但这次我决定为了她学着去爱,去忏悔。



     
    夜晚,墙上钟表指到了十点二十三分。

    我坐在沙发上,右手托腮,目视着前方的两个女人。
     
    这两个女人年轻貌美,此刻她们的性感红唇里正吐出最不堪入耳的脏话。

    她们在争吵,已经连续不停地吵了三个小时。
     
    其中一个是我女朋友,另一个,也是我女朋友。
     
    “你们俩先商量着,有了结果赶紧通知我,我先去酒吧喝一杯。”
     
    我叹了口气,拿起钥匙起身,没有看她们,头也不回地拉门出去。



     
    我叫周谅,34岁,科技公司高管,相貌出众。同时,我还是个喜欢脚踏两条船的渣男。
     
    我擅长讨女人的欢心,知道她们欣赏哪种男人,了解如何让她们心动。

    我对女人慷慨大方,经常给她们制造浪漫惊喜,陪她们聊天逗笑,替她们分忧解难。

    我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可我最擅长做的还是伤害她们。

    把女人追到手,我最享受的是打压她们的自信和自尊,亲眼看着她们为我崩溃;

    故意冷淡她们,施以冷暴力,等她们在我面前卑躬屈膝。

    她们爱我越深,我就伤她们越深,这就是我恋爱中最大的乐趣。
     



    今晚便是如此。我同时交了两个女朋友,她们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我一时兴起,故意给其中一方留下我出轨的证据。

    果不其然,对方大怒,找上门来,当面对质。

    我打电话又把另一方叫来,三方会谈。
     
    我说两个我都爱,而且爱得不分上下,难舍难分。

    我表现得挣扎犹豫,痛心疾首。

    最后,她们俩为了谁要离开,谁要留下吵了起来,而且吵得越来越激烈。


    目的达成,我坐在旁边看好戏,像是斗蛐蛐一般。

    但看着看着,我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女人,总是这么容易得到,又总是这么容易玩弄。
     
    人非生而无情,我曾经也单纯专情,可结局是遍体鳞伤。



     
    我爱的第一个女人,我们在一起两年。

    偶然一天,我知晓她还有一个男朋友。

    我生气地质问她,她神色如常道:“我同时爱着你们两个人,我很享受两份不同的爱。
     
    后来我爱上另一个女人,她在我生日时主动承认她出轨了,跟我最好的兄弟。

    她哭着跟我说:“你是个好人,但是他身上拥有你没有的。”
     
    两段真心付出的感情受到凌辱,我对爱情的信仰崩塌了。
     
    我自暴自弃,开始视女人为猎物,想法设法追到手,再费尽心思地伤害。

    她们的真情实感就是我最好的玩具。
     
    感情的好与坏,只是时间问题,只要等得够久,任何感情都会是悲剧。
     



    进到酒吧,在卡座刚坐下,一个女人端着酒杯扭着腰肢向我走来。

    她浓妆艳抹,香气扑鼻,涂得猩红的指甲在我手背上来回扫。
     
    “待会要不要去酒店?”她凑到我耳边呵气如兰道。
     
    去酒店,翻云覆雨,交换微信,固定约炮,偶尔吃饭,送名贵礼物,三不五时嘘寒问暖。

    熟悉的流程在我脑中浮现,简直像条流水化作业线。
     
    “我喜欢男人,你要是个男人我们现在就去。”我笑着望着她的眼睛道。
     
    女人自讨没趣,撇了撇嘴起身离开。
     
    我端起酒杯不停仰头,有意把自己灌醉,这样枯燥无聊的生活真是让人厌烦。
     
    喝到眼前朦胧时,一个窈窕倩影在我对面坐下。
     
    “你喝多了。”
     
    她的声音十分轻柔,我努力睁开眼皮望去,一张素雅清淡的脸映入眼帘。
     
    鹅蛋脸,柳叶眉,小巧鼻,樱桃口,组合起来并无特别。但她那双眼睛却让我挪不开视线,像是掬了一汪水,荡漾灵动。
     
    看到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轻咬了下嘴唇,瞳孔动摇起来,显然是在害羞。
     
    涉世未深,天真无邪。我心里飘过这八个字。


    “我想快点喝醉。”
     
    “为什么?”
     
    “清醒着太痛苦了,我讨厌女人,更讨厌自己,我觉得自己特恶心。”
     
    我苦笑着说出这句话,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不自觉地向她倾诉着我内心的苦闷。
     
    她不言一语,温柔地倾听着,像教堂里的修女。
     
    “好了”,她握住了我的手,很温暖,“你该休息了。”
     
    她牵着我离开酒吧,我听话地任她牵,跟她走,心里充满了莫名其妙的信任。

    可实际上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蒋柔。”
     
    第二天早上酒醒后,她对我自我介绍道。
     
    我醒来的地方很陌生,不是自己家,也不是酒店,是这个叫蒋柔的女人的家。

    房子很小,却布置得干净温馨,给人一种强烈的归属感。
     
    “为什么带我来你家?”
     
    “因为你喝醉了,而且喝得非常可怜。”
     
    “你经常带喝醉的男人回家吗?”
     
    “你是第一个。”
     
    “你不怕我酒后乱来吗?我是个坏男人。”
     
    蒋柔听了噗嗤一笑,把换洗衣物放在床边,转身去了厨房。
     
    换好衣服,我懒洋洋地坐在餐桌前,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饭,一碗汤和三明治。
     
    我问:“这碗里是什么?”
     
    “醒酒汤。”
     
    “你平常爱喝酒吗?”
     
    “偶尔喝一点。”
     
    端起碗我喝了一口,口感微涩清冽,让人瞬间精神。

    她的手艺很老道,绝对做过很多次。

    既然她不常喝酒,那就是为别人做过。为谁做过?男朋友吗?
     
    我咬了一口三明治,咀嚼几下,尝到味道,我停止了动作,心里一片惊讶。
     
    “好吃吗?”蒋柔端着咖啡,靠在洗手台边,嘴角含笑地看着我,目光像是带着戏谑与狡黠。
     
    火腿鸡蛋夹黄瓜片,一层番茄酱,一层芝士。这是我最爱的早餐搭配。
     
    我挑了挑眉,“怎么想到这么做三明治?”
     
    这个早餐搭配曾被我的一任女友嫌弃过,她说:“放番茄酱就不要再放芝士,两者选一个,都放太难吃了。”
     
    蒋柔转了下眼睛道:“因为我喜欢这个味道。”
     
    做我女朋友吧。我看着她的双眼,突然内心大喊道。
     
    我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心潮澎湃,冲动在我四肢内流窜,密布的阴云里终于又射下了一道金黄的光束,让人折服赞叹。


    我强压住这份难以名状的兴奋,故作平静道:“明晚可以请你吃饭吗?当作感谢。”
     
    交换过微信,穿上蒋柔帮我烘洗的衣服,道别离开她家。
     
    站在马路边,我十分雀跃,我好像恋爱了。
     



    第二天晚上,我们如约相见。

    蒋柔穿了一件黑色长风衣,墨发如瀑,脸上笑吟吟地。

    我把准备好的一束满天星送给她,她接过,眉眼弯弯地道谢,接着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礼物盒。
     
    “逛商场看到的,觉得很适合你。”
     
    我打开,一支手表,设计很独特,一看就是精心挑选的。
     
    我受宠若惊,正犹豫着说点什么,蒋柔把手表拿起,拽过我的手戴上。
     
    “别跟我客气,我想送就送。”
     
    她用温柔的语调说着霸道的话,我为她的可爱忍俊不禁。
     
    餐厅里人声鼎沸,我们俩特意选了偏僻的角落,有意隔开其它世界。
     
    蒋柔脱掉外套,手腕上也带着一支表,跟我的像是情侣款。

    我好奇,但没敢问,怕她说不是。
     
    我们点的东西不多,筷子也没怎么动,一直在不停地聊天。
     
    一开始我还有点拘谨,以往舌灿莲花,到了她面前好像孙猴子遇到了紧箍咒。

    她像是看出了我的紧张,主动聊起一些话题。

    聊得逐渐深入,某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不知从何时,只有我自己滔滔不绝,她只是嫣然微笑地望着我,偶尔回应。
     
    这一幕很熟悉,以往约女人出来,我总是勾着她们聊自己,我只沉默地接收她们的信息,暗地里分析她们的性格爱好。
     
    没想到我也有今天,主客颠倒,主动把自己兜了个干干净净。

    更奇怪的是,即使意识到这点,我也不反感,反而非常高兴,生怕她对我了解甚少。
     
    后来回忆起那天,我忘了自己跟蒋柔聊过什么。

    我只记得她当时双手撑着下巴,目光灼灼地望向我,眼神真挚,一股涓涓细流在她眼底静淌。

    我记得自己心态十分平和,放下了所有防备,像个经过长途跋涉的旅客,终于到达了避风港。


    那晚从餐厅出来,分别前,她拨弄着手指问我:“要不要在一起?”
     
    心跳空了一拍,随即剧烈地跳动,我轻声嗯了一下。

    她踮起脚突然在我脸颊亲了一下,嘻嘻笑着跑开。
     
    我呆愣在原地,过了很久才回神。

    伸手轻抚被吻过的地方,我似乎能闻到她的香气。
     



    我恋爱了,真心地恋爱了!
     
    相处四个月,久违的激情被蒋柔从她的世界带来,铺天盖地,令我裹挟其中任由翻滚。
     
    我没有理想型,蒋柔直接用自己在我脑中描绘出一个理想型。
     
    她具有一种对我了如指掌的魔力,她做出的饭菜总能精准地勾住我的舌头,我挑剔的味蕾总能被她轻而易举地折服。
     
    她柔情似水,聆听我的心事,好的不好的,她都云淡风轻地接受。
     
    看我工作辛苦,她会专门去学按摩,回来为我推拿放松。

    有天在家里加班睡着,醒来后我看到蒋柔正帮我整理资料。
     
    “我看自己能做些什么,你多睡会儿。”她总是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体贴万分。
     
    一天下班,外面下了大雨。我没带伞,正愁着怎么出去,蒋柔穿着一身红裙站在门口,手里还有一把伞。
     
    “笨蛋,我来接你了。”
     
    我惊喜地望着她,鼻子有点发酸。
     
    路上,我一手打伞,一手与她十指紧扣。

    蒋柔挽着我的手臂,倚靠着我。

    雨滴敲打在伞上,我们在伞下没有说话,任由脉脉温情包围。


    到家,桌子上摆了一个蛋糕,插了两支数字蜡烛,“35”。

    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望向蒋柔,蒋柔拿着干净的毛巾给我擦头发,她捏了捏我的脸颊,“生日快乐”。
     
    眼泪没法控制地夺眶,我紧紧抱住了她,抱住了我的全世界。
     



    我想娶蒋柔,这是我生日之前的想法。

    我要娶蒋柔,这是我生日之后的想法。
     
    求婚的方式我设想了千百种,又被我一一否定。

    我紧张,害怕,但又急迫。

    最终,我还是把求婚地点设在了蒋柔的家里,那个温馨的最像家的地方。
     
    蒋柔下班,推门进来,惊呼出声。
     
    地上是心形的烛光,周围洒满了玫瑰花瓣,我用了最老土的方式。
     
    别出心裁的永远是形式,只有真心是朴实无华的。这是我想过无数种华丽求婚方式后得出的体会。
     
    我单膝下跪,脚在不停地发抖。

    我从口袋里掏戒指,因为紧张掏了半天没成功,蒋柔站在前方捂着嘴笑。
     
    打开戒指盒,我抬头看着她,未语凝噎。

    半天才稳住声音道:“感谢你出现在我身边,感谢你让我们两个世界交融。我孤单了很久,是你拯救了我。我想用下半生陪你,爱你,执子之手,愿与子偕老。蒋柔,你愿意嫁给我吗?”
     
    蒋柔泪流满面,不住地点头,“愿意,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我爱你!”我抱着她哽咽道。
     
    “谢谢你爱我。”她哭出声,抱得我非常用力。


    当晚,我睡在蒋柔家,睡在她身边,从未如此安心。

    我知道,从明天起,太阳会变得不同,它将照亮我与蒋柔的整个未来。
     
    我一夜无梦,如此幸福,确信自己会永远幸福。
     



    三天后,蒋柔自杀了。
     
    警察打来电话时,我呆若木鸡,以为他们搞错了状况。

    直到亲眼看到蒋柔的尸体,我才浑身发软,倒在地上被迫接受了事实。
     
    监控显示,蒋柔半夜乘电梯去了高层顶楼,接着毫不犹豫一跃而下,当场死亡。

    法医说她的脏器全都裂了,即使当场有救护车也无力回天。
     
    跟我同看监控的除了警察,还有一个女人,蒋柔的好闺蜜方雨,同时,也是我的一位前任女友。
     
    方雨边看屏幕边泪如雨下,她连连摇头,说:“蒋柔你真傻,真傻!”
     
    我和方雨共同处理了蒋柔的后事,没有其他人。

    方雨说她联系了蒋柔的家人,说明了情况后,她的家人说了句“人死不能复生,麻烦您帮忙处理吧”,接着挂了电话。

    方雨再打过去,已然关机。
     
    “我知道蒋柔跟家人关系不好,没想到竟然是差到这样,他们根本不在乎她。”方雨潸然道。
     
    我不了解蒋柔的家庭情况,从没问过,她从没说过。

    想到这,我才惊醒,相恋四个多月,我对蒋柔竟知之甚少。
     
    “她倒从来没说过你们俩认识。”
     
    方雨听了苦笑道:“她是有意不让你知道的。”

    我不解,方雨看着我的眼睛:“她跟你在一起是为了帮我报复你。”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方雨低头道:“咱俩分手后,我特别难受,一直走不出来,那时是蒋柔一直陪着我。”
     
    “有一回,我喝醉了又跟她哭诉,她突然说要帮我报复你。我以为她开玩笑,结果没几天她来找我,说你们俩在酒吧见面了,她还带你去了她家。”
     
    “我以为她在胡说,她直接给我发了你睡觉的照片,背景确实是她家。我特别吃惊,她说她有信心成功跟你在一起,等时机成熟,你爱上了她,离不开她,她就会用一种让你最难受的方式伤害你,离开你……”


    说到这,方雨哽咽了,“我太恨你了,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就没拦着她。可没想到,她离开的方式居然是自杀……”
     
    蒋柔自杀背后还有原因,可方雨不知道,我更是毫无头绪。
     
    蒋柔的死成了一个迷。
     



    蒋柔死后的第六天,这个迷解开了。

    我收到了一件快递,寄件人是蒋柔。
     
    我惊慌失措,没打开快递,先给快递公司打去了电话。

    一问才知道,快递是蒋柔死前一天寄的,东西太小,快递公司在仓库压了很久,应该在寄件第二天能送到的。
     
    拆开包裹,里面是一封信。

    信封上写有“周谅敬启”四个字,字体隽秀,恰如其人,我一时悲痛难当。
     
    颤抖着手翻开信页,通篇阅览,我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原来,我和蒋柔的恋爱真的是一场阴谋。
     
    蒋柔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个弟弟。

    可她是买来的养女,弟弟却是父母的亲生血脉。

    她父母一开始无法生育,所以花钱买了蒋柔,准备让她长大后给自己养老。
     
    蒋柔长到四岁,养母突然成功怀孕,十月怀胎后生下了弟弟。
     
    亲疏有别,重男轻女,蒋柔在家里被冷落,像个外人。
     
    弟弟长到十六岁,仗着体格健壮,强暴了蒋柔。养父母没有责怪儿子,反而跟蒋柔说反正没有血缘关系。
     
    蒋柔心寒,离开家再也没回去。蒋家骂她白眼狼,让她赔偿这些年抚养她的钱。
     
    蒋柔在外地边读书边打工,认识了第一任男友。

    他起初对蒋柔很好,但得知蒋柔不是处女后,开始经常打她。

    蒋柔宁愿挨打也不离开他,最后男友自己看不下去,提了分手。
     
    她又交了第二任男友,对方脚踏两条船。

    蒋柔知道后不愿分开,最后另外一个女人怀孕,男友抛弃了她。


    第三任男友是蒋柔的同事,蒋柔曾为他打过两次胎。

    在一起半年,蒋柔身体出现异样,去医院检查,报告显示她HIV阳性。

    蒋柔找男友询问,对方坦诚,他隐瞒了自己的艾滋病。
     
    “……即使我得知真相,也不恨他,反而有种愉悦的解脱感。我不在乎他骗我,我还想跟他在一起,可他拒绝了。”
     



    分手后,蒋柔非常迷茫。恰好此时方雨来找她,说自己被渣男伤害了。
     
    “方雨向我控诉你的罪行,她恨你,可她又爱你。她说你对她很好,没有一个男人如此让她心动。她说起你们的种种过往,往昔的甜蜜,你为她做的各种浪漫事。我在一旁听得入迷,竟然有点羡慕。”
     
    “我从方雨的话中得知了你的性格、喜好、习惯,我准备跟你谈一场恋爱,所以我跟方雨说,帮她报复你。”
     
    蒋柔知道我经常去一家酒吧,所以她天天去守株待兔。

    终于,那天,我们相遇了。然后,所有的事顺理成章。
     
    怪不得,她总是精准地了解我,直击我所有的喜好。
     
    “跟方雨说报复你是借口,其实是我自己想要体会下被宠爱的滋味。爱,我很少得到,即使得到也是病态的、不持久的。为了一点点爱,我可以放弃自尊与自爱。可我还是被抛弃,被伤害,我累了。”
     
    “我知道自己会不久于人世,但我不想孤独而死。我想在临终前起码做一个被人宠爱的女人,怀着幸福离开的人。”
     
    “我想法设法得到了你的爱,而且你向我求婚,这超出了我的想象,简直大喜过望。可我又害怕,怕有天幸福消失,所以我要赶到它消失前拥有它。”
     

    看到最后,我泪眼模糊,眼泪滑落,浸湿了最后一行字。
     
    “周谅,谢谢你爱我,我是拥抱着你的爱离开的这个世界,所以不用伤心。”

    “我报复了你,也是为了告诉你,不要伤害女人了,请因为我的离世,学着在人世好好去爱吧,你值得的。再见!”
     
    我爱上的第三个女友,离开了我,但这次我决定为了她学着去爱,去忏悔。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