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知否知否 | 扎心!史上这位被逼婚的名门贵族,一生遭遇比小公爷更悲催

    2020-09-15  菊斋   |  转藏
       

    一个人的宿命早已暗暗埋下。

    当小公爷齐衡一出场,神彩飞扬地和盛纮谈论二王法帖的时候,他断不会想到今后他的命运会和王献之如此相似。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4集

    齐衡钟情于盛明兰。

    但王储邕王的女儿嘉成县主对齐衡一见倾心。

    邕王府幽禁了齐国公,并放言要整个盛家灰飞烟灭。

    邕王妃推给齐衡一支笔:签了婚书吧,小公爷,你无路可走。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6集

    这样的逼婚史上真实有过。

    而且比戏里更加惨烈。

    被逼婚的,是琅琊王氏的王献之,王羲之的第七子。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说的就是齐衡和王献之。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4集

    他们都出身显贵,都是出了名的家世又好品行又好的美男子,性情温良,才情自然也是不差的。

    他们都有过中意的女子,美妙的记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27集

    然而这样的时光何其短暂。

    齐衡是齐国公和平宁郡主的独子,在《知否》里算是门第最为显赫的适龄青年。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4集

    王献之呢?

    王献之出身于琅琊王氏。

    琅琊王氏在最鼎盛的时候,曾经和东晋司马氏共掌权柄,史称”王与马,共天下“,从东汉至明清1700多年间,出过92位宰相和600多位文人名士,因为权倾朝野、文采风流、功业显著、名人辈出,成为中古时期最顶级、最显赫的名门望族。

    王衍、王戎、王导、王羲之这些闪耀的名字,全部出自琅琊王氏。

    从那时起,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合称王谢,到如今还是中原贵族的代名词,没有之一。

    唐朝的羊士谔感叹:"山阴路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

    但这样的世家大族,也逃不过被逼婚的命运。

    和齐衡一样,王献之也是有心上人的。

    齐衡被逼婚的刹那,懵了;

    王献之想必懵得更厉害!

    因为真实比戏说要狗血得多!

    齐衡只不过是恋上门第不合的小官家庶女,父母峻拒,拖拖拉拉议婚不成,被待字闺中的皇族女儿看上,而王献之面对的现实是这样的——

    王献之当时已经娶了,妻子是青梅竹马的表姐郗道茂。

    还记得王献之的爹王羲之”坦腹东床“被选为女婿的典故吗?来选女婿的这家,就是郗氏,郗氏也不是等闲门第。

    因为郗鉴的苦心经营,东晋初期郗氏便已成为举足轻重的名门望族,王谢诸家亦不敢小觑。

    郗鉴有二子一女,长子郗愔,次子郗昙,女儿郗璿。

    郗璿嫁王羲之。

    郗昙的儿子郗恢娶谢道粲(谢奕的女儿,谢道韫的妹妹),女儿郗道茂嫁王献之。

    王献之17岁的时候便央父亲提亲,顺利与18岁的郗道茂结婚,二人感情很好,王羲之也很喜欢这个儿媳,在去世的前一年为她写了《郗新妇帖》。

    然而,谁也没想到,会横空杀出一个仰慕王献之已久的公主。

    公主司马道福,是简文帝第三女,初封余姚公主,据说貌美又很受宠,被指腹嫁给桓温次子桓济。

    宁康元年(373),桓济与哥哥桓熙、叔叔桓秘合谋杀害桓冲,事情败露,桓济被流放长沙,公主与其和离,转而缠着太后和皇帝,定要嫁给王献之。

    顾廷烨曾经鼓动小公爷:

    我若是你,我就闯进大内告御状,或者将县主绑了来,拼个鱼死网破。

    又说:

    谁让你拖拖拉拉,早成了亲,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28集

    顾二叔是热血直肠。

    不过王献之的惨痛经历证明,这并没有什么毛用。

    嘉成县主定要嫁给齐衡的时候,齐衡拿刀子抵着自己的脖子反抗:县主要我,可以,除非她愿意嫁给一具尸体。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28集

    王献之也反抗过。

    王献之面临的形势比齐衡还要糟糕,皇帝下旨要他休了郗道茂,另娶公主。他若不休,不娶,便是抗旨。

    他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便用艾草灼伤双脚,自称双足废了,不能娶公主——这比齐衡拿刀抹脖子委婉,但仍然不奏效,公主执意要嫁他,不管他是不是瘸了。

    最后齐衡被迫扔了刀子,王献之瘸着娶了公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28集

    作为世家子弟,他们可以不在乎自己是死还是废,却无法置家族安危于不顾。

    再娶后的王献之,一再高升,想来皇家对他是满意的,公主对他也是满意的。就如同《知否》里,明兰曾经在玉清观偶遇齐衡偕县主求子,旁人看起来,娇嗔的妻子,温和的丈夫,倒也琴瑟和谐。

     唐寅《王献之休郗道茂续娶新安公主图》

    当然,心里如何想就未可知了。

    齐衡不能放下过往。

    他把一对泥娃娃埋在箱子底里,也埋在心底。上面写着名字,男娃娃是齐小二,女娃娃是盛小六。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49集

    王献之也放不下。

    据《晋书》里载,他的杂帖里收着一封没头没尾的信。

    信里说:”我多希望和你早早晚晚相对,这一生一世,怎么样也不会厌烦的……“

    虽奉对积年,可以为尽日之欢。常苦不尽触额之畅。方欲与姊极当年之匹,以之偕老,岂谓乖别至此!诸怀怅塞实深,当复何由日夕见姊耶?俯仰悲咽,实无已已,惟当绝气耳。

    信里的惆怅和苦闷,虽隔了一千多年,依依可见。

    这信无头,无尾,没有落款,大概也没有寄出去。也不知道原来是寄给谁的。

    后世的人都说,这是写给郗道茂的。

    自30岁左右被迫休妻别娶,41岁时,王献之才和新安公主有了一个女儿,取名叫神爱。之后不久,娶了一位年少的女子桃叶为妾。他很宠爱桃叶,亲自迎送她到渡口,因此留下那首著名的《桃叶诗》:

    桃叶复桃叶,桃树连桃根。相怜两乐事,独使我殷勤。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但字里行间,分明是写给郗道茂的。

    晋太元十一年(386),王献之病逝,年仅43岁 。

    《世说新语》里记了这么一笔:

    王献之病重将死,旁人问他心里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他说:只有一件事。

    王子敬病笃,道家上章,应首过,问子敬:“由来有何异同得失?”子敬云:“不觉有余事,唯忆与郗家离婚”。

    "不觉有余事,惟忆与郗家离婚。"

    这句话,令人泪流满面。

    郗道茂呢?她和王献之离婚的时候,父亲郗昙已死,失了倚靠的郗道茂只好投奔伯父郗愔,寄人篱下,最后郁郁而终。

    她终归不是盛明兰。

    500年不追剧的我,

    亲自追剧,亲自截图,

    评论区一起聊聊不?

    放一个小小的苹果专用打赏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