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莲说

    2020-03-06  古风沐沐   |  转藏
       

    纷飞山雪逐渐淹没了雾姬的眼,她任由白雪落在自己玄色衣袍上,开出一片片狼藉,或许这凉意会让她记起难以忘却的回忆。

    雾姬的灵力幻成结界守护在一片莲花池中,那池中的莲花开出柔和的光,在温热的玉水中已经滋养了百年之久。

    她温柔的目光越过结界,轻飘飘却带着万分期切。

    结界周围灵气波动,雾姬像是感觉到什么,匆忙上前,抖落了一身的雪。

    雾姬朦胧间看见结界中幻化成形的莲青,一身透亮青衣,眉目如画,如同初见时一般模样,美好的不可思议。

    她的声音于一瞬间哽咽“姐姐,我终于...又等到了你。”

    那是一双懵懂灵动的眼眸,莲青目光流连在面前的人儿身上,好奇地上下打量着。

    是的,她不再记得她了,雾姬眼里悲伤一闪而过,一步一步走向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姐姐。

    在看见莲青的那一刻,她越发笃定,就算承受这生生世世的百年孤独,她也愿意再换她一次轮回,哪怕...只有一眼。                  

    四月份的山脚,桃花红似血,开的轰轰烈烈。

    莲青只身一人踏入红尘,回头看向英灵山的方向,像隔了万千时光一样遥远渺茫。

    莲青悄悄躲在树后面,探着头看着前方发生的一切。那妖明明是个可爱的小老虎,也没做什么坏事,那道士硬是要捉他,她气不过就一脚上去解救了小老虎。

    不过那道士却是清风明月,好一俊俏的男子。使得莲青都下不去脚,堪堪落在他身边,就那样道士也分了心,小老虎才借机逃走了。

    “你这捉妖的甚糊涂,好妖精与坏妖精你都捉!”莲青站定身,单薄的身影挡在那道士身前阻了他的去路。

    “姑娘怎可知他不是坏妖?”那道士说话声音也是好听极了,莲青便从内心里想与他多讲。

    “那你怎看不出我是妖?”莲青笑的眉眼弯弯,耀眼了道士的眼睛。

    “姑娘浑身仙气缭绕,怕不是仙人座下的一株莲花?”白云子听了莲青讲,也是困惑不已,定定神开了天眼看出她本体乃是一株莲花,但却修为极其纯净,否则也不会那么清亮的眸子。

    莲青一听,忍不住大笑,她修行几百年都没见过什么仙人,那里晓得什么仙人座下,自己可是原原本本的莲花妖!

    “笑什么?”白云子收了天眼,看见眼前女子大笑,似乎不同意自己的看法。

    “我笑你愚蠢,我本堂堂小妖精,你说我不是,我当然要笑了。”

    之后白云子也不与她多讲了,只教她以后多行善事,切勿犯错。与其他师兄弟汇合后返回了师门,莲青就一直跟着他,可偏偏门外有结界,自己闯不进去,只能干坐在门外看着白云子越走越远。

    白云子灰色的道袍随着脚步一跳一跳的,好像自己的心也在随着一跳一跳。

    后来莲青睡了一觉,醒来时就看见白云子站在结界内,盯着自己,那双眼格外的好看,好像装满了星海璀璨。

    “姑娘为何还不走?”白云子昨天就感觉到她在跟着自己,没想到今天起个早一看竟然还在这里。                             

    “我只是昨日困的很,歇在这里了,你不要乱想。”莲青急忙反驳到,只恼自己昨日竟跟他回了道观。

    白云子看着她一番解释,便生出来几分好笑,又再次下山去了。

    昨日那虎妖自己盯了它好多次,发现它吸取死人的精髓来修道,如果不是她来捣乱,自己也捉了它,今日他还得在下山捉了它,以防危害人间。

    “你休嘲笑我。”

    莲青随道士下山之时,偶然见到了一名上山打柴的男子,那一身布衣挺拔,以为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蹦蹦跳跳的走上去甜甜地打招呼“公子!”。

    白云子闻声转头看她,看见她向自己做了一个鬼脸,十分得意。那公子被突然逼近的笑脸吓了一跳,细看原来是一位可爱的小姑娘。

    之后,莲青就与他聊天,说自己被父母逼婚只能逃出来,现如今形单影只的颇为可怜,希望可以找人收留几天。那砍柴公子名唤沈尘,生长于山脚下一名普通的农户家,天生善良,听了莲青的话,也实在为她感到可怜,念及她几日不曾吃饭就收留她几日。

    临走时,白云子警告她勿行坏事,莲青只当没听见,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白云子瞧见,耳朵莫名一红,心想着估计是刚修成人身不谙世事,便也不计较,继续走了。

    回到家,沈家父母亲见到自家顽固不灵的儿子带来了一位如此貌美机灵的姑娘,就开心的杀鸡杀鸭,热情款待莲青。

    莲青吃的也高兴,平常也与沈尘一起习文上山砍柴,可是弄不了几天就开始烦躁了。

    沈尘见莲青近日垂头丧气的样子,也是问她“你可是想家中父母了?”

    莲青也是累了,把柴一扔“你书读那么好,出去考功名呗,何苦待在这个小地方!”

    “小莲姑娘,考取功名此行艰难,不可急在一时。”沈尘笑笑看着一脸困惑不解的莲青,也再没多说,只告诉她明日不用随他来砍柴了,怕她累着。

    莲青一听,贼感动,又迷恋这沈公子多一分。虽然他家庭穷困,但却是志不在此,人性良善。

    随后莲青施了法术,找到了白云子,幻化成一个老婆婆倒在了他面前。

    白云子见状,急忙上前,小心翼翼地扶起莲青,白云子手中的温度隔着衣衫灼烫着莲青的心,使得莲青浑身不自在。

    “老婆婆,你没事吧。”白云子焦急的眼神尽落眼底。莲青忍不住笑了起来,白云子看着怀中的莲青,当场愣住。

    莲青起身,不屑的对他挑眉“这种低等法术变化你都看不出来,真是笨。”

    白云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与莲青对视,似乎对莲青刚刚的行为表示不满。莲青被这冷冷的目光吓到,转身施法离开了。

    “道长,后会有期哦。”莲青的声音还回绕在他耳边,白云子藏在道袍里的手因为刚才的触碰正在微微颤抖着,那一刹那,眼神迷离。

    莲青回了家中,看见沈家父母在给儿子熬药,虽说一直在看沈尘在吃药,但是自己也没多问是什么,只觉得是正常的补身体,因为沈尘的确是身子骨弱。

    可是今日一问沈氏夫妇却吞吞吐吐掩盖过去,莲青也不细问了,只是至今天起把这件事深深埋在了心底,一直细细思量着。

    透过竹窗,莲青看见里面烛火忽明忽暗地照耀着桌边正在温习功课的沈尘,不由得为他感到可怜,如此一个温和良善之人却身患顽疾,习书而不求功名,倒是令人敬佩。莲青隔着空气细细描摹他的眉眼,暗暗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她其实本是株药莲,莲花瓣可有治世上疑病之奇效,这也是雾姬与她讲的,告诉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但是莲青今日虽忍痛拔了这一瓣,却是丝毫没有后悔之意,尽管以后自己日日心口发痛却也是值得的。因为沈尘是自己下山遇见的第一个人,也是对自己极为好的人,她愿意为他做一件事也算是补偿这么多天来他对自己的照顾。

    临走时沈家与她告别,让她回家后好好听父母的话,切莫再赌气离家出走了!

    莲青偷偷笑笑,急忙点头,然后又仔细盯着沈尘看了一番,看的沈尘红着脸躲避了她如此轻盈剔透顶目光。

    几天前他上山砍柴时,那突然靠近的笑脸盈盈仿佛还在眼前。

    还是那一身青衣,在那开得翠绿的林间蹦蹦跳跳乱蹿,如同林间慌乱的小鹿,可是这一去就已经再无归途。所有的一切都在遇见白云子开始。

    白云子在山下苦苦寻了几日,虽是风吹草动都要去探探,却没有那虎妖的踪迹。想必那虎妖经上次受挫,变得警惕了起来,如此寻找也是白费功夫。

    莲青这几天一直偷偷跟在他的身后,不时给他打个趣,却从来没有接近过他,却把他每一句话都记到了心底,不时的告诫自己“要做个好妖精,好妖精。”

    但是那白云子似乎不太喜欢她,也不和她多讲话,他那微皱的眉头使莲青不明白。后来见他走走停停,一直在寻找虎妖,才知道他心中有事。

    “不就是那虎妖嘛!”莲青无奈的掏掏耳朵,独自在外面散心,心想着这白云子也心眼太小了。想着想着就觉得那虎妖真是可恶,竟然把白云子惹住了。

    忽然,旁边的林丛中传来树叶簌簌落落的声音,一道敏捷的身影在自己头上方来回穿梭,似乎在观察什么,确定无事后才现身。

    莲青看见眼前伏地的老虎挥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莲青既高兴又惊讶,这不是那只小老虎吗?却又何时这么厉害!

    虎妖仰头大笑,手指擦了擦嘴角获取食物留下的血,走到莲青身边围着她转了一圈。

    莲青隔着老远就感觉到一股腥气,立马警惕了起来,可是到他接近时却发现他身上一股其他的气息,又不敢声张,只能先看看他想玩什么把戏。

    “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那虎妖浑身散发出邪味,手指玩味地勾起来莲青的下巴。

    莲青躲开,向后退了一步。

    “你害怕我?”虎妖继续紧逼,眼神发出幽绿色的光,甚是令人害怕。

    莲青强作镇定,不就是一个三百年小妖吗!自己可有五百年修为!

    “怕你做甚。”莲青扭过头,不看他,先前见他是想着逃跑,但如今她不能逃跑,这件事可能关乎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的性命。

    然后就听见虎妖又是一阵大笑,小美人,好脾性。

    莲青见此虎对自己倒无甚恶意,便放下了一颗心。心里怎么着也得去了他老巢,回来给白云子告信,一锅给他端了,让他还这么嚣张。

    那虎妖似乎格外喜欢莲青这副皮囊,得知她是来自远山的一处小妖,便想着收留他,与他共享他新擒到的猎物。

    莲青也好奇,为何这虎身上又一股熟悉的气味,但又说不清道不明。后来一想还是得去,白云子还等着擒了他回山去呢 回来自己机灵点出来就行。

    那虎在路上一直想吃莲青的豆腐,都被莲青躲开了。

    “你这是为何?”那虎妖生气了,被莲青的躲闪搞的不耐烦了起来。

    “你可说有好东西与我共享,如果那东西不合我胃口,我可不会答应你!”莲青极其认真的看着老虎讲。

    那老虎听了大笑,搂着莲青的肩就进了洞“你一定会喜欢!”

    莲青一看这幽深的洞,甚至都看不见路,走的绊倒了几回,定睛一看是人的脑袋,魂都要吓出来了,对着虎妖大喊“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好东西!”

    虎妖看见莲青生气了,以为她发觉出自己故意带她在遛圈,谄媚的笑着说马上到马上到。

    莲青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这里散发的恶臭气味时刻充斥在她的口鼻当中,此刻的莲青十分想念英灵山自己的归处。

    莲青兜兜转转的终于走到了一个还算明亮的角落,才发现那是一个囚人的牢笼,牢笼中那人披头散发的被厚重的铁链拴着手脚,看起来好不8狼狈。

    莲青深深皱了皱眉,这虎妖竟如此残暴,后悔自己当初为何要救下他这个畜牲!

    虎妖打开牢门,指着里面的人讲“就是这个东西,小美人你要不要来验验货!”

    莲青冷哼出声“畜牲果然是畜牲!”

    虎妖以为她在骂自己,但是却看见莲青看着牢里的人讲,于是觉得她迫不及待想要与他共享这猎物。

    莲青跨过虎妖,径直走向那人,却感觉到步步艰难,这虎妖甚是恐怖,如果今日靠自己一己之力可能未有胜算。

    莲青深知虽自己修为高于他,可自己毕竟是一株药莲,不胜他爪牙利器般凶残。

    可当走进之时莲青简直都要惊出了声,那个毫无血色,衣衫褴褛的人是她最敬爱的“沈尘!”

    莲青低叫出声,直接跪倒了沈尘面前,双手不敢相信的捧起他的脸,轻轻的唤他沈尘,沈尘,却发现他浑身无力,抬眼只看了她一眼,便认出来了她,让她快走。

    莲青听见这句话,心疼的止不住流泪,原来那熟悉的味道是因为那虎妖吸了他的精气。

    后面的虎妖还在和莲青炫耀,说是他那日见了莲青变化了她的模样去吸人精魄,没想到遇到了一个傻子,竟然二话不说被自己骗到了。

    莲青此时是既后悔又懊恼,她今日就算死也要把沈尘救出去。

    莲青化了剑,趁虎妖不注意砍断了沈尘身上的绳索。虎妖一惊大怒,以为那小妖精要吃独食,却没料到莲青要他的命。

    莲青刺向虎妖的剑招招带着盛大的怒气,却没想到那虎妖行动迅速,进退自如,莲青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几招下来,莲青已被抓伤了几处,胳臂上的血染了鲜红色的血。

    知道不能拖了,莲青得去搬救兵,否则沈尘也会死在这。于是撒了一地药粉,那虎妖被迷了眼睛,莲青急忙背着沈尘准备离开这里。

    谁知道那虎妖反应如此迅速,变化了真身就朝莲青背后扑了上来,莲青只能被迫停下,急忙把沈尘往后一拽,自己迎面接着即将到来的攻击。

    那锋利带着残血的爪就在电光火石间伸向自己的胸口,莲青以为必死无疑之时,脖子上的玉器猛的发出一道亮光,把虎妖震到了远处应声吐血。

    莲青急忙扶起沈尘,寻着自己做的标记出去了,在看自己脖子时,那颗玉石已经破碎不堪了,莲青知道是雾姬帮了她!

    受伤的莲青急忙赶回去,正好在路上碰见了出来寻她的白云子。

    白云子见她受伤了,急忙上前,她却说不紧要,给自己指了条路,说找到了那虎的老巢,让他一定擒了那该死的虎妖。

    白云子看着莲青离去的背影,那么瘦弱的背影却可以承担起那么多,这是白云子第一次见她如此认真。

    白云子也不去细想了,顺着莲青指的路就去了,他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信任她,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白云子果然寻到了那虎妖,不过是在虎妖出来寻莲青的路上,带着滔天的怒气,使得虎妖面目更加丑陋。那虎妖自然被拦住了道路,冷笑一声,心中仿佛明了。

    “原来你和那贱人是一道的!”

    “闭嘴。”白云子冷着眼从道袍中抽出符咒,他此时就想把这妖擒到炼妖壶中,别无所求。

    那虎妖现吸取了沈尘体内的部分精魄,也相当于吸取了莲青一部分功力,现在妖力已经不同往日了。

    白云子显然看出来了虎妖的变化,虽然开始都有些吃力,但是幸亏有道法护体,免受了虎妖多次反扑。

    可是虎妖一直在躲闪,自己的道法符施到此处,他就已经到别处了,整场打斗下来,白云子似乎多显吃力,白云子一恍惚间就被虎妖袭了一爪,那爪直通白云子的后背,生生挖了一块肉。白云子吃痛反应过来,回身奋力扔出手上的佛珠,那虎妖生生挨了佛物的一击,重重的摔落到地上。

    白云子回应过来背后的刺痛吐了一口血,但是见到虎妖受伤,立刻咬伤自己的手指,用极快的速度画了一张血符,扔到虎妖附近,血符生效了,立刻把虎妖囚禁在里面,看他极尽挣脱也没打破,这才放心的单膝跪地来支撑起自己虚弱的身体。

    后背血肉模糊,血染道袍,白云子摸了一下腰间,准备拿出炼妖壶,却摸了半天都没摸到。

    白云子大惊,想起来自己匆忙出来寻找莲青,忘在了客栈的房间里!

    正懊恼自己大意之时,那虎妖拼尽全力挣脱了出来,虎盆大张,呲牙咧嘴的冲着自己扑过来,白云子想起身,胸口却疼痛难忍,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本想着自己可能再无生的可能了,只能和虎妖一起同归于尽了。

    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莲青居然挡在他前面,生生让那虎爪从她心口穿过,同时莲青也用早准备好的炼妖壶收了虎妖,倒在了白云子的怀里。白云子傻了眼,呆呆地看着莲青躺倒自己的怀里,看着她心口破的大洞,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惊讶的张张嘴抱住了莲青。

    莲青笑着咽下喉咙的血,把手里的炼妖壶交给白云子,“给...你可以......回家了。”白云子急忙接住,把她的手放下去。

    “走咱们回去。”白云子没有想过莲青会出现在这里,也从来没想过会是现在的局面,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

    “白...云子...照顾好沈尘!”莲青还是死在了白云子的怀里,只留下这最后一句话。

    白云子看见莲青慢慢闭上了眼,心仿佛掉落到了冰窖一般死去,不不不,他不相信,她不会死的!不会死的!白云子第一次如此失态的大吼。

    可是任凭他怎么叫喊,莲青仍然无情的紧闭双眼,睫毛被白云子的眼泪打湿。

    后来白云子才知道,莲青用自己心上那一瓣用来滋养沈尘,她把心给了沈尘,却把命给了自己。

    英灵山的林间中,雾姬日日夜夜等待着莲青回来的那一天,即使她在玉石碎的那一天早已经猜到结局,她也期盼着她的归来,日日为她温养着莲花本体。

    那白云子最终找到了这里,把莲青仅留的一魄交给了雾姬。雾姬小心翼翼接住,把她送回她该回来的地方,用天地灵气继续温养着。

    当莲青的魂魄放到莲花本体时,霎那间天地变色,整个英灵山又被大雪覆盖,仿佛又回到了百年前。

    白云子临走时抚摸了了一下莲花的花瓣,原来你果真不是一个妖。

    雾姬最终送走了白云子,回头和莲青说了一句“傻姐姐。

    既而抽出竖笛,为莲青吹了一曲红尘,凉寒之气再次袭来,朦胧间仿佛又回到了仙界。

    莲青本是莲花仙子,绝世无双,清冷决绝。只因雾姬偷吃仙丹被发现,莲青只身一人独自揽了罪过,被贬下凡,生生世世受情之苦,千年方可解除劫数。

    当初,莲青一人跪在杀劫处,道道雷电劈下,满身鲜血。

    原创简介

    作者 :修仙儿   唤作乌雨罩南山,抬头远望不见仙。

    排版 |

    图片 |

     微光

     网络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正在播放音乐学院女神在酒店